This topic contains 0 replies, has 1 voice, and was last updated by  小南 12 years ago.

  • Author
    Posts
  • #79826
     小南 
    Participant

    <10月4日>

    對我而言,睡過夜火車並不算是新鮮事,比起從前坐在車卡的椅子上,抱著紫綠色的大包囊穿州過省,這次從開羅南上(按地勢而言,埃及是南高北低的)的車程,並不算太辛苦,狹小的包廂裡,還設有小小的洗臉盆,已經算得上奢華了。

    踏足阿斯旺的火車站,撲面而來的,是熾熱的空氣和憤怒的陽光,我們總是沿著陰暗的角落前行,可惜的是,陰暗的角落少得可憐。抵達阿斯旺,我們先前往機場,飛往不遠處的阿布辛貝,參觀那促成「世界遺產清單」誕生的兩座神廟。早些日子已經拜讀過有關努比亞神廟的搶救事件,不久後又能親臨其中,撫摸那遷徙遺留下的痕跡,要為那場全球攜手的合作搶救感動?還是要惋惜那無法磨滅的裂痕,和為那無法媲美遠古文明的精確天文智慧,所留下的「陽光奇跡」而遺憾?確實有點百感交集。

    走在熾熱的山谷中,熾熱讓人感到目眩,連自己怎樣翻爬到谷頂都感到意外。在谷頂的咖啡座,我成了壯烈犧牲的首號笨蛋,從來就害怕議價的自己,一看到介紹埃及及其文化的中文書刊,就不期然的流露了「必買」的神情,只是草草的還了兩次價,便以高出合理兩倍的價錢買下了,看著往後的團員一再取得更低廉的價錢,的確有點不是味兒,但奈何經歷過太多「可一不可再」、「無法重遇」的遺憾了,我還是慶幸自己不再重蹈覆轍的決心,抱著沉甸甸的書刊,我還是有滿腔踏實的感覺,這已經很足夠了。

    飛返阿斯旺,無名火起的事件正式開始,狹小的車廂、意外壞了的旅遊車空調、重重透視機的檢查站、纏繞臉龐且揮之不去的蒼蠅….或許還有更多的因素,讓我在參觀「未完的方尖碑」時完全崩潰,眉頭緊鎖著,滿腔的不耐煩,臉色必定難看死了。一直至回到那小巧的郵輪,徹頭徹尾的清洗乾淨以後,那有如「閔薑」一般的情緒才稍稍退去。事後,我回想了許多遍,為甚麼我會厭煩得如此厲害?明明知道不是誰人的錯,亦不是想怪責誰,或許就是那份無能為力、無處發洩的感覺,反倒使我著狂,是的,「名不正,言不順」的無名火,讓我硬生生的往肚子裡吞,致使這幕失禮的表現。

    晚飯後,我們往阿斯旺的市集閒逛,討價還價的購物風氣,大大減低了購物的意慾,既害怕再當一次笨蛋,又怕開出太不近人情、太沒良心的低價,我實在感到有點疲倦,結果,我們空手而回,從骯髒紊亂的市集,返回那別緻的郵輪。十時,船的低鳴響徹佈滿霓虹光的阿斯旺港,徐徐向黑暗的下游駛去,入夜後的埃及,除去了日間熾熱的銳氣,只留下涼風的溫柔,和甲板上微冷的過客,還有那兩杯喝過的Cappacino和Espresso。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reply to this topic.

©2017 HKWBBS - 香港人的討論區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