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topic has 0 replies, 1 voice, and was last updated 3 months, 3 weeks ago by Avatar淚眼小白.

  • Author
    Posts
    • #176978
      Avatar 淚眼小白
      Moderator

      前言︰這是本人很久以前寫作的故事(斷斷續續手稿仍然保存), 亦是唯一最好的, 曾經章貼的網站亦已關閉, 當時還懊惱自己沒有存下, 幸好有不知名的網友轉載到其他網站, 亦幸然自己立時存下, 之後在網上搜尋不到任何轉載這個故事網站了。(Orz!)這是原稿貼上, 沒有作任何修改, 或許出現很多錯別字, 又或是文筆不順, 請見諒!

      「如果天空要下雨,留我愛人在這處…」
      「今天中秋佳節,為何哼著這首歌詞?」
      「前年的中秋跟他相識,上年的中秋跟他分手,相識與分開也是下雨天。」
      「你介不介講我知你們怎樣相識?又是為何分開呢?」
      「不介意,如果你想聽,只要你不怕悶,我可以說的。」
      「我不怕,願意細聽《中秋的故事》。」
      「前年中秋,我跟朋友夜晚到石澳沙灘燒烤,我跟朋友們真倒楣了,遇著下雨,就在這個下雨天,他跟他的朋友便在我們隔鄰燒烤,他們看見我們四個濕水鴨似的,便抱著善心過來問我們…」
      「下著雨,沒有大雨傘,我們這邊有,而且不大擠迫,如果不介意,妳們可以過來跟我們一起燒烤的。」
      嗯,與他們不相識,會不會有危險呢?但是我們一把傘子也沒有,肚子雖然在下雨前差不多填滿了,但是如果整天晚上我們就是這樣的給雨水沖著,身體沒有病也得病了,怎樣好呢?
      跟朋友互看對方的神情,我便開口問
      「怎麼樣?我們跟他們一起燒烤嗎?」
      子瑩︰「這樣子感到不大好的,我們還是另找一處地方避雨,好嗎?」
      嘉嘉︰「如果找不到一處地方避雨,而且雨水不停,我們豈不是整天晚上沖著這場雨?與其這樣,倒不如跟他們一起燒烤便算了,而且多幾個人一起玩,可能更開心的。」
      美芬︰「我也讚同嘉嘉的說法,子瑩,妳看遠處,有幾頭流浪狗,如果不小心撞著牠們,我們可倒楣了,雖然現在也是倒楣了,遇著下雨,但流浪狗危險點,還是他們危險呢?」
      我也認同美芬的說法,四個之中,剩下我一個未曾提出意見,子瑩便出口問我…
      「縕鈴,妳的意見如何?」
      「我也讚同嘉嘉和美芬的說法,倘若我們找不到被雨的地方,剛考這場雨整天晚上也不停的下著,我們不去看醫生,
      錢錢也求著我們去找醫生了,而且妳看那邊,一、二、三,總共有三頭流浪狗等著我們的肉替牠們的牙齒做實驗品呢!還是跟他們一起燒烤好一點,可能玩起來很開心的。」
      「妳們四個考慮如何?再不快決定,妳們便會病倒了。」
      「等一下子好嗎?」
      男孩子總是這樣嘮嘮叨叨煩個不停,跟你們不相識,總要給點時間考慮嘛。我們何不是想快點決定,給他們這樣叫嚷著,這下子也心急起來。
      「子瑩,怎樣了,我們還是跟他們一起燒烤吧?!」
      子瑩愁著雙媚,苦著臉回答我︰「好,三對一,妳們勝了,我一個人只好跟著妳們吧!」
      我們四個各自執拾自己的物件到他們那邊一起燒烤,他們看見我們全身濕著,幸好他們有一大卷紙巾,便遞給我們抹身。整天晚上大家有說有笑嘻嘻哈哈地渡過。仍記得整晚我跟他—文馥特別談得來,感覺到一見如故,他說說往日的傻事逗我發笑,對他的感覺很好,不期然我整晚很在意他的一舉一動。
      文馥︰「天快亮了,大家累嗎?」
      大家也齊聲說︰「累了。」
      文馥︰「我們回家了嗎?」
      子瑩︰「對對,這個提意很好,我早早想回家了,非常記掛著家中的床呀!」
      子瑩期待回家,整晚她已不多講話,終於等到(可以回家了)這句話當然開心得像拾了塊錢似的。
      文馥︰「那我們看完日出便齊齊各自回家嗎?!」
      子瑩︰「還要看完日出才起行?」
      聽到子瑩這句(還要看完日出),再看看她的臉容,像是拾著塊錢,拾到錢當然開心,但發覺只是道具錢塊,那心情便…
      文馥有點無耐︰「只是等待日出,不需要待很久的?!」
      文馥像是很期待日出的情景,便遊說子瑩不用待很久的。
      看吧他那期待的心情,我不忍心他有失落之意,便出口說服子瑩待留片刻大家一起齊齊各自回家。
      「子瑩,看完日出才起行好嗎?我們未曾看過日出的,今晨天氣那麼好,妳看天空上,沒有厚厚的雲層遮蓋,朝霧也沒有,這是看日出的最好時機。」
      為何我這麼緊張呢?!其實也累極了,但是真的真的想再留待,看日出是其次,主要是想見他久一點,希望子瑩答應我的要求便好了。
      子瑩︰「唉~好吧!小數服從多數,你們想怎樣便怎樣吧!!」
      「子瑩,謝謝妳!!」
      好開心子瑩答應了,當然其他人也沒有異議,因為,當中只有子瑩一個反對,而且,我們這麼多年的朋友,大家都是一條心,如果當中一個都說不,那我們就跟她一起說不的。但這次,我竟然為了文馥而對子瑩的答案起議。我這樣做,會不會很過份呢?不過,她給我的答案使我非常開心,如果日出慢一點便好了。其實我也覺得自己真的很自私,為何這麼慢長的夜晚,子瑩還是這樣避忌的呢?!
      日出看完了,真的很漂亮,感覺很浪漫,如果下一次只是跟文馥來看日出,有多好呢!!我想那時一定很甜,嘻。
      大家一起步向巴士站乘撘巴士,我們跟文馥他們乘撘是不同號的巴士。
      文馥︰「縕鈴,不如我送妳回家好嗎?」
      真的真的,他開口送我回家,怎樣好呢?該不該讓他送我回去呢?呀~~很開心呀!!我該如何答覆他呢?
      子瑩︰「不用了,她的家跟我的家很接近的,我和她回家便可以了,而且現在已天光了,並不是天黑的時段,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文馥︰「是的,現在不是天黑的時段,而且妳們一起回去也沒有什麼大問題,那各自回家便可以了。」
      本來可以更接近他,子瑩突然出口說出這句話,我…我像是什麼希望也落空了,起非以後也不能再見他了?!
      文馥︰「縕鈴,可否留給我妳的聯絡電話?」
      「可以,當然可以,你有沒有紙或筆,呀,我真是傻了,有手提電話不是就可以了嗎?!呀,我又是傻了,不知道你身上有沒有手提電話。」
      文馥︰「有,有,我有手提電話,妳說給我知,待我輸入手提電話內的電話簿好嗎?」
      「不,不可以說出來的,你給我你的電話,待我自己輸入,好嗎?」
      文馥︰「好。」
      輸入了,很開心,這次我很快答應他的要求,因為我怕又失去了一次的機會,怕子瑩又再早我一步開口答(不)這個字。雖然使子瑩有點不悅,但是我真的很怕跟他失去一個聯絡的好機會,上了巴士後,沿途子瑩也板著臉,但是我並沒有理會,心中不斷的想著文馥會在什麼時候打電話給我,會不會是在我回到家那一刻打電話給我?!今天晚上打電話給我?!打電話找我打電話找我,越快點越好吧!發覺這樣的想法像是母后對著魔鏡的叫著(魔鏡魔鏡,這個世界女性那個最美?)
      「drmd drmd mfs mfs…」
      電話鈴聲,我的電話響嗎?對,對,是我的電話鈴響著,聽電話聽電話,是不是他呢?!
      「喂!喂!」
      子瑩︰「妳那麼緊張幹什麼?不是妳的電話,是別人的電話鈴響。」
      「嘻^^我傻了,因為那人的電話鈴聲跟我的一樣,所以我誤以為是我的電話姈響。」
      子瑩終於跟我講話了,她一直在車上不出半句話,真的怕她以後不跟我講話。
      子瑩︰「妳不是傻,只是心中想著一個人吧,平常人也會想到電話鈴如果是自己的,比起他人的鈴聲也會大一點,但是妳…」
      「我…我沒有想著誰。」
      她好像有點生我的氣,是不是怪我昨晚多次反駁她的意見呢?
      子瑩︰「沒有?!不要跟我說笑了,妳整天晚上跟那個文馥也互視著,我不明白那個人有什麼好,可以使你像是入了迷似的。」
      「沒有,沒有,什麼也沒有。」
      她真的有點生氣,是,是,她真的因為昨晚我反駁她的意見,不要給她知道我喜歡文馥,不然她會更生我的氣。
      子瑩︰「真的沒有,那麼妳為何這樣緊張電話鈴響?」
      「真的,真的沒有喜歡他,我緊張電話鈴響,是因為我整天晚上沒有回家,雖然已告訴家人不回家,我想他們仍會擔心的,可能會一早打電話給我。」
      子瑩︰「那就好了,那個文馥看他的樣子也不好得到那裡,千萬不要喜歡上那人。」
      「知道了,知道了。」
      呼~幸好子瑩相信我的話,不然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她的樣子沒有剛才那樣板著了,面容也平和起來。文馥不知什麼時間打給我呢?希望他待我回到家後才打電話來便好了,對了,回到家不要將手提電話號碼駁回家,嘻,可以第一時間接聽他的電話。
      「drmd drmd mfs mfs…」
      「喂!喂!」
      「縕鈴,我是嘉嘉。」
      「嘉嘉,原來是妳,有事找我嗎?」
      嘉嘉︰「妳像是很緊張似的,誤以為我是文馥?如果我不是他,你很失望?那麼我阻外妳嗎?我掛線吧!」
      「不是,不是,不阻外,嘉嘉不要這樣嘛!」
      嘉嘉︰「妳是不是喜歡上了文馥?不要說謊,我跟美芬也看到你倆的互視。」
      她們是我的好朋友,跟她們說出我心底裡的話好嗎?!但是我害怕她們會跟子瑩說,給她們知道還是不知道那個好一點呢?還是給她們知道好了,跟她們相識這麼久,而且大家什麼心事也說出來分憂,但是要事先說明不得給子瑩知道。
      「嗯…嗯…是的,但是妳們不要跟子瑩說,她不大喜歡我跟文馥來往。」
      嘉嘉︰「為何子瑩會這樣想的。」
      「我也不知道…」
      真的,我真的不知道為何子瑩如此討厭文馥,我也感到無耐。
      嘉嘉︰「那好吧,我們在子瑩跟前扮作什麼也不知道。那文馥有沒有打電話給妳呢?」
      「沒有,我已經由天光等到天黑,他一個電話打來也沒有。」
      嘉嘉︰「不要這樣失望,他可能沒有時間,可能晚一點打來的,我要掛線了,不阻外妳等他的電話,goodluck!」
      「謝謝,拜拜!」
      嘉嘉︰「拜拜!」
      對,不知不覺我也等到了天黑,時間已經是晚上九時多,為何還沒有電話到來呢?快點打電話來吧,好想再聽到你的聲音。
      「早晨!」
      嘉嘉、美芬︰「早晨!」
      嘉嘉︰「縕鈴,為何妳今天像是沒有一點生氣?是不是不舒服?如果是的,跟老師請假回家休息吧?!」
      美芬︰「對,不舒服回家休息吧!」
      「不是,我沒有不舒服。」
      嘉嘉︰「那為什麼妳沒精打彩的?呀!他有沒有打電話給你?」
      「沒有。」
      嘉嘉︰「不要這樣吧,可能他真的很忙。」
      美芬︰「妳猜他是不是已經有女朋友?」
      「啊!」
      嘉嘉︰「美芬,不要亂說。縕鈴,不要相信美芬的話,若是他有女朋友,為何那天不見有女孩子在當中呢?!」
      「嗯。」
      嘉嘉說的沒有錯,若果他有女朋友,那天晚上他身邊有女孩的,但是…若果有女朋友不一定在身旁有女孩的,可能他的女朋友另外有約,不是的,如果有女朋友,他不會對我那麼好,但可能他出於風度呢?!呀~~很亂很亂,究竟他喜不喜歡我呢?為何我只是給他電話號碼而不問他的電話號碼呢?蠢材蠢材,很想知道答案呀~~
      子瑩︰「妳們早。」
      嘉嘉輕碰美芬手跟輕聲地(殊)了一聲。我看到子瑩,什麼也不想了,她性子敏感,若是看到我那樣子,不知會再想什麼了,還是擠著笑臉吧!
      我、嘉嘉和美芬齊聲跟子瑩說聲(早)。
      子瑩︰「妳們一行三人站在這處討論什麼問題?」
      「嗯,大家討論著昨天的假期大家到過那裡。時間不早了,學校的上課鐘聲快要響了,還是遲一點再討論吧!」
      子瑩︰「好吧!」
      幸好就這樣的逃避過了。
      「drmd drmd mfs mfs…」
      「你好,找誰?」
      「妳好,請問縕鈴在嗎?」
      「我…我是,你是誰?」
      這把聲音很熟識,像是…像是文馥的聲音,一個月了,我等了他的來電一個月了,還以為他忘記了我,以為他那天的相識不當一回事,以為他因為子瑩的阻外而導致不想再跟我做朋友,以為…我聽到他的聲音真的很興奮,腦中不停地想不停地想。我要冷靜點冷靜點。
      文馥︰「喂?喂?縕鈴?妳在嗎?為什麼妳突然不出聲?我文馥,妳記得我嗎?」
      「是,是,我在,我記得你,還以為你忘記了我吧!」
      蠢材蠢材,到這個時候還要說些嘔氣的話,但是我真的有點氣他這麼久才打電話給我,還以為他忘記了我,害我每天也掛念著他,腦中他的樣子快要忘記,時常硬要腦袋不要除去他臉容的影像,使我心急得眼眶快要哭出淚流了。
      文馥︰「我那有忘記妳,因為家中有急事,自從那天回家後忙個不停,剛好事情己辨好了,第一時間便想起妳,所以立即致電話給妳,順道跟妳道歉,這麼久才致電話給妳,真的對不起。」
      「真的第一時間想起我?」
      呀~再做了傻瓜,人家不是剛好說(第一間想起我嗎?)現在再次重覆這個問題。但是大多說這句話是情侶之間的嘔氣說話,他並不是我的男朋友,為何會說出這句話,不好了,我已經誤認他是我的男朋友,不可這樣,若果他不喜歡我,我可不是成了傻大瓜?但是…話已說出口,由他吧!
      文馥︰「是真的,我沒有說謊,妳不信我?那麼發誓吧!」
      「不,不,不是,我相信你。」
      文馥︰「謝謝妳相信我。妳…這個月有沒有想起我?」
      嘩!嘩!很大膽,為何問我這個問題?我感覺到他問這個問題像是很久不見的情侶必要問的,但是…很久不見的朋友也可以這樣問,我如何答他呢?「我非常非常的想念你,等了整整一個月,每日為了想著你,人總是悶而不樂,吃飯時也沒有胃口進食。」不,不,不可以這樣說,我自己聽進也覺得很嘔心呢!「沒有怎樣掛念,你不致電給我,而且己經一個月了,差點你的樣子也忘記了。」更不可以這樣說,那不是破壞自己的好事嗎?!怎麼樣,怎麼樣,我究竟怎樣跟他說才算是好呢??!
      「du…du…du…du…」
      「嗯,麻煩你等我一下,好嗎?」
      文馥︰「好。」
      「你好,找誰?」
      子瑩︰「縕鈴,我是子瑩,開門給我進來。」
      為什麼這個時候子瑩會到來我家的?剛剛跟文馥講電話,我什麼也沒有說,只說了幾句話,怎麼辦?怎麼辦呢?
      子瑩︰「喂?喂?縕鈴,妳在嗎?為什麼還不開門給我?妳家裡有客人,所以不方便給我到來妳家?縕鈴?縕鈴?」
      「是,是,我在,剛剛在想東西,所以忘記了開門。你等等。」
      「da!」
      子瑩︰「我到來再談過吧!」
      「好。」
      怎麼辦呢?子瑩快到門口處,我該怎麼跟文馥說才是好呢?!我很想很想跟他講電話,但是…但是子瑩…,或許詢問文馥的電話號碼,說是要跟媽媽出外,晚上再致電話他吧!
      不想這樣子也沒有其它辦法了,這是唯一的辦法。
      「文馥?!」
      文馥︰「是。」
      「對不起,剛剛媽媽跟我講話,我現在要跟她出外,你可否給我你的電話號碼?我晚上再致電給你好嗎?」
      文馥︰「對不起,因為家中的電話出了問題,所以只能打出不能打入,剛巧我的手提電話失掉了,或許我晚上有時間再致電給妳好嗎?」
      「好,等你晚上的來電。」
      「din..don..din…don…」
      「哎呀,我要掛線,媽媽催促我了,晚上再談吧?!」
      「好,晚上再說,再見!」
      「再見!」
      唉~就這樣跟他掛線了,真不願意。
      「din…don…din…don…」
      「來了,來了,不用再按門鈴了。」
      子瑩︰「為什麼這麼久才開門給我?妳剛剛在幹什麼?」
      「哎呀,剛剛去了洗手間,所以不能即時開門給妳,妳也為什麼突然到來我家的?」
      子瑩︰「妳忘記了嗎?我今天跟妳說我要借本小說看,妳還叫我到來妳家拿取。妳是不是不舒服?為什麼心不在焉的?像是剛才那樣,使我在對講器的另一端等了妳三分鐘也不說半句話。對了,剛才妳在想什麼?想了數分鐘才回應我?!」
      「剛才想著外公生辰我穿著什麼衣服去他的壽宴,所以忘記了妳還在等待我,對不起,我忘記妳要借那本小說!!」
      子瑩︰「我要借妳那本〔阿諾的方舟〕。」
      「妳等等,我現在拿給妳。」
      時間快要到十一時了,他還沒有打電話來,真的會打電話給我嗎?!眼睛快要合起來,有點倦,快點打來好嗎?!今天如果子瑩不是突然前來,我跟他一定說個不停,電話晌起來,晌起來…
      「drmd drmd mfs mfs」
      晌了!晌了!他打電話來!
      「喂!!」
      美芬︰「縕鈴。」
      「美芬,原來是妳,這麼夜還打電話來?」
      美芬︰「妳又不是這麼夜還沒睡?」
      「我…我…」
      美芬︰「我什麼,一場歡喜一場空,是嗎?」
      「那有,不要亂說。」
      美芬︰「有個人誤以為我是一名叫(文馥)的男孩子,可是,聲音一進耳內,原來只是一把已經聽到煩悶的聲音。」
      「不是,我那有說妳的聲音早已聽到有煩悶的事來?」
      美芬︰「嘻,不玩了,我害怕再這樣妳便不理睬我了。」
      「呀,竟然戲弄我?」
      美芬︰「聽到妳剛才的聲音,跟妳開個玩笑嘛!我不敢了。
      話說回來,妳也等了一個月,他這個月一個來電也沒有,妳還等著他?不要像傻瓜的等了,他應該已經有女朋友,不會致電給妳的,放棄吧!」
      「不是的,他有致電給我。」
      美芬︰「呀,什麼時候致電給妳的?怎麼沒有聽妳提及。」
      「他今天才致電給我。」
      美芬︰「怎麼樣?怎麼樣?他跟妳說些什麼?」
      哎呀!美芬的一問,我的一答,就這樣用去了半小時,如果文馥致電給我那怎麼辦?他致電到來,不通?!會不會不再致電來呢?不要,不要,文馥你不要就這樣不致電給我,我要想辦法打發美芬盡快掛線。怎麼說呢?!
      「美芬,我有點累,我們掛線去睡吧,那些話留待明天回學校再說吧?!」
      美芬︰「er…er…那好吧!妳明天一定要說給我與嘉嘉知道的。」
      「知道了,知道了。掛線吧,我很累。」
      美芬︰「不阻外你了,晚安!」
      「晚安!」
      呼~終於打發美芬了。
      「drmd drmd mfs mfs」
      來了,來了,應該是文馥了吧?!
      「喂!找誰?」
      「hello,are you jessica?」
      ??外國人?!偏偏這個時候這個傻瓜打錯電話的。。
      「Sorry,I’am not jessica,I think you’d got the wrongnumber !」
      外國人︰「oh. Sorry to disturb . Thank you very much~ 」
      「you welcom。」
      唉~阻外了幾分鐘的時間。討厭討厭!
      「drmd drmd mfs mfs…」
      呀!呀!電話響了,是不是他呢?今次應該是了吧!!是,是,希望是如此。
      「喂!找誰?」
      「我是嘉嘉,妳那麼緊張幹什麼?」
      「什麼?什麼?我沒有緊張。」
      嘉嘉︰「沒有?還敢向我說謊?剛才我跟美芬講電話,她已經全部說給我知道了,妳真不夠朋友,竟然還向我說謊,妳這樣說,不當我朋友了嗎?」
      「對不起,因為事情發展還不明確,我不想告訴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嘉嘉︰「妳不知道我們擔心妳的嗎?這個月你愁眉苦臉,我們非常擔心的。」
      「對不起,要妳們為我擔憂。有了答案,我一定會通知妳跟美芬的,妳們放心吧?」
      嘉嘉︰「妳一定要有了答案立刻告訴我倆?!知道嗎?」
      「知道!知道!」
      嘉嘉︰「他還沒有打電話給妳?」
      「當然還沒有,他可能有打電話到來,但是,一個美芬,一個打錯電話,一個妳也阻外他了。」
      嘉嘉︰「噢!對不起,我忘記了妳那裡只得一條線的,我現在掛線了,妳要記住有答案通知我跟美芬,知道嗎?」
      「記得了。」
      嘉嘉︰「再見。」
      「再見。」
      已經是十一時卅分了,我想他不會打電話給我的。每次也是如此,到了最重要時刻總是有事情阻外我們。我想還是睡覺吧!!
      「drmd drmd mfs mfs…」
      嗯,什麼時間,已經半夜三時多了,什麼人這個打電話給我?
      「drmd drmd mfs mfs…」
      「喂…找誰?」
      「請問…縕鈴在嗎?」
      是…是…他呀!他是文馥呀!!為何這麼夜還打電話到來
      呢?!他…是不是仍記得打電話給我那回事呢?雖然記得,但是…但是…不要但是了,快點回應他吧!
      「我…我是。」
      文馥︰「對不起,這麼晚才回電話給妳。」
      「不緊要,我還以為你跟那次一樣相隔一個月才回電話給我呢?!」
      嘻,當然不緊要,是你嘛!如果是其他的人,我已經罵他們了。
      文馥︰「不會不會,不會跟那次相隔那麼久,因為那次家中有事嘛!妳介意那次?」
      「沒有,沒有介意,只是誤以為吧!」
      當然介意,但是對著你我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文馥︰「我想問一問妳…妳…」
      「什麼?隨便問。」
      文馥︰「…我想問妳星期天可以跟我去看電影嗎?」
      嘩!他…他約我去看電影,好開心呀!答應答應,我要答應他。
      「星期天…我想…」
      文馥︰「怎麼樣?約了其他人?男朋友?」
      「不是,我沒有約別人,也沒有男朋友,我想星期天我可以去的。」
      文馥︰「嘩!」
      「什麼事?什麼事?你碰到那裡?」
      文馥︰「我沒有事,只是很開心你跟我去看電影吧!」
      「傻瓜!」
      文馥︰「那麼我星期六晚上打電話給妳再定時間和地點,好嗎?」
      「好。」
      文馥︰「不阻外妳了,早點休息吧!」
      「好吧!再見!」
      文馥︰「再見!」
      wow~好開心呀!他約我去看電影呀!那天我應該穿什麼衣服去呢?傻瓜傻瓜,明天也不到便想著星期天的事!但是…但是真的很開心,我…睡不著了。。明天怎麼跟美芬和嘉嘉說
      是好呢?我很想跟子瑩分享我這份喜悅,但是她那樣仇視文馥…唉~算吧!遲一點再想吧!!
      「lin…lin…」
      「今天子瑩為什麼沒有上學?」
      嘉嘉、美芬︰「不知道。」
      嘉嘉︰「昨天她也沒有什麼異樣的。」
      「是不是不舒服呢?我們下課後回家前順道到她家探望她吧?!」
      嘉嘉、美芬︰「好。」
      嘉嘉︰「等等,剛剛我是有問題問一問縕鈴,但給妳先說子瑩沒有上課的事,差點使我忘記了。」
      美芬︰「對,我也有事情問縕鈴的。」
      「妳們倆有什麼問題一定要問我的?問其他人不可以的嗎?」
      嘉嘉跟美芬互視一同笑著︰「不可以。」
      「嘩!嘩!妳們為何笑的那麼曖昧?」
      美芬︰「沒有,我們只是想知道昨晚那位文馥先生有沒有打電話給妳的事宜。」
      嘉嘉︰「美芬,妳看妳看,妳提起文馥這兩個字的時候,她暗地裡偷笑著。」
      嘻,她們真討厭,總是喜歡取笑我。
      「不是,不是,我並沒有暗地裡偷笑,不要亂說!!」
      嘉嘉︰「美芬,美芬,妳看,她的臉頰有多紅?!」
      「咿呀,不要亂說了,再豈敢亂說我便不說給妳們知道一個好消息!!」
      嘉嘉、美芬︰「不要不要,我們不敢亂說了,快點告訴我們什麼好消息好嗎?求求妳!!」
      嘻,看她們如熱鍋上的螞蟻,真想再戲弄多一會,但是不敢戲弄她們了,不然會給她們不停煩擾我的耳根。
      「不戲弄妳們了,昨天晚上他真的打電話給我。」
      嘉嘉︰「誰人打電話給妳?」
      「知道是誰還在問我!!我不說了。」
      嘉嘉︰「不,不,我不敢了,說吧!」
      「他昨晚半夜三時多致電給我,還…還邀約我星期天去看電影,我應不應該答應他的邀約?」
      嘉嘉、美芬︰「蠢材,蠢材,應該那時便要立刻答應他,還待現在問我們意見?」
      「呀…因為我害怕妳們不喜歡,所以我…」
      嘉嘉︰「哎呀,喜歡他是妳自己,不是我們,妳喜歡,我們也喜歡的,妳不喜歡,我們也不喜歡的,還有,妳找到一個真心喜歡妳的人,我們會為妳祝福,他今天晚上會不會再致電話給妳?」
      「不會了…」
      美芬︰「不會?都是妳不好,人家開口邀請妳去看電影,但是被妳拒絕了,所以不敢再打電話給妳。」
      「哈~~~~~~哈~~~~~~」
      嘉嘉、美芬︰「?」
      「哈~~~~~~,笑死我了,淚水也出來了,哈,肚子也給笑痛了。」
      嘉嘉︰「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好好的一個機會也給妳倒破了,還在笑。」
      她們真是的,給我戲弄這麼久也不知道,早已說是好消息,還深信我的假話。但這樣也可以真正的聽到她們真心的關心我,很開心交著她們為我生命中的好朋友,假若子瑩也是這樣便好了,希望早日找到她與文馥的解藥,早日冰釋他倆之間的牆。
      「夠了,夠了,其實我早已答應他的邀約,剛才只是跟妳們開個玩笑吧!」
      嘉嘉︰「啊!妳竟敢戲弄我們,是不是想找死?」
      「不是不是,原諒我吧!但我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美芬︰「為什麼?有點緊張?」
      「有點兒緊張,另一方面是要隱瞞著子瑩,我們大家都是好朋友,我想跟她分享這份喜悅,但是她不知為何如此憎恨文馥。」
      嘉嘉︰「說來也是,有時間問問她原因。」
      美芬︰「對。」
      「這是初段,所以還是不要講給子瑩知道,待我跟文馥好一點才講給她知道吧?!」
      嘉嘉、美芬︰「好。」
      「哎呀,我那天該穿什麼衣服才好呢?給我一點意見好嗎?」
      嘉嘉︰「第一次約會,穿裙子。」
      美芬︰「不,不如…不如…不要穿吧?!」
      嘉嘉︰「哈~~哈~~,很好的一個提意。」
      「哼!不理妳們,戲弄我。」
      嘉嘉、美芬︰「真的?」
      「嘻,說笑的。走吧,快要上課了。」
      嘉嘉、美芬︰「好。」
      跟她們說了,有她們的支持,真的很開心,我會好好保存這份友誼。

      第一次約會,穿什麼衣服才是好呢?真使人懊惱!!
      裙?褲?還是裙子好,感覺上像女孩子。長的還是短的呢?
      試試看穿短裙子的模樣!!
      穿短的裙子看下去像天真活潑的小女孩。
      再看看穿長裙子的模樣!!
      穿長的裙子看下去像大個一點,斯文一點。
      嗯……看來看去還是穿長子比較好,給他一個斯文大方的印象。
      襯衣穿什麼好呢?T-恤?還是普通的一件外衣呢?
      穿了T-恤看下來像是上班的。
      普通的外衣,嗯,很好看呀!剛剛選擇的顏色也很配襯。幸色裙子襯淡粉紅色外衣。
      還有袋子!什麼款式,什麼顏色好呢?小小的背袋?!看下來不配襯。小小的手提袋?!這個好看多了,顏色就是這個淡粉紅色吧!
      呀~~~很麻煩呀,好不容易才選了衣服袋子,還有這雙鞋子,穿什麼款式好呢?運動鞋加白襪子?還是涼鞋呢?這些天氣穿運動鞋加白襪子比較焗束。涼鞋,涼鞋,呀!穿這一雙白色的看看?!這雙看下來很好,呼~終於完成這個配襯了,真的很佩服那些明星,天天轉衣服也不覺麻煩,將來一定不當明星的工作。
      「drmd~drmd~mfs~mfs~」
      嗯,可能是文馥打電話給我。
      「喂!」
      「麻煩妳縕鈴。」
      「我是。」
      文馥︰「我是文馥。」
      「我知道。」
      很開心,很開心,聽到他的聲音什麼煩惱也忘掉了。
      文馥︰「嗯,妳知道?!那麼快便知道是我?」
      「當然吧!我記得你的聲線嘛!!」
      文馥︰「明白。明天我們去看電影,然後晚上一同去吃飯,好嗎?」
      「好。」
      嘻,真好,明天整天也可以看著他。
      文馥︰「好,明天我們相約四時正在旺角百老匯門前等,好嗎?」
      「好。」
      文馥︰「嘻,我說什麼妳只會答我(好),那麼…」
      嘻,對對,聽了你的聲音就夠了,自己答什麼也不緊要。
      「那麼什麼?」
      文馥︰「那麼妳當的女朋友好嗎?」
      呀~~~?!他…他開口叫我做他的女朋友,好,當然我也想了,猜不到他那麼快跟我說這個問題。怎麼呢?怎麼說才是好呢?答應他?還是拒絕呢?不,不可以拒絕,我那麼喜歡他,但是答好,我像是很隨便。
      文馥︰「喂?喂?縕鈴,妳在嗎?怎麼不出聲呢?」
      「我還在,只是給你剛才那句話嚇了一跳,你是否在跟我開玩笑?」
      文馥︰「不是,我說真的,我似是開玩笑嗎?」
      「……」
      文馥︰「對不起,那麼…那麼我收回剛才那句話吧!」
      「不,不可以,話己說出,又怎可以收回呢?我仍未答覆你的問題。」
      ???怎麼我會說出這些話來的?傻瓜!傻瓜!喜歡他也不用這麼說的,應該捥拒一點,他…不知會怎樣想呢?
      文馥︰「嘻!」
      「笑…笑什麼?!我知道我講錯話,我…我收回剛才的話吧!!」
      文馥︰「嘻!我跟妳一樣,不可以收回剛才的話。」那麼妳給我的答案是什麼呢?」
      「討厭,取笑我,我不說。」
      文馥︰「不要,不要,我不敢取笑妳了,求求妳講給我知答案好嗎?」
      嘻,聽他的聲音緊緊張張,真使我想再戲弄他多一點點。
      「答案可以講給你知,但是…明天才答覆!」
      文馥︰「求求妳,不要待在明天這麼久好嗎?」
      「不可以,明天才說答案,我很累,要掛線了,明天四時正旺角百老匯戲院不見不散。」
      文馥︰「那好吧!不阻外妳休息了。明天見。」
      「再見。」
      文馥︰「再見。」
      他的聲音聽下來像是依依不拾的跟掛線,但如果跟他講電話敖那麼夜,我不想明天面青青的樣子跟他約會,我要以最好最美的狀態樣子對著他跟他約會。
      呀!!我為什麼會想到穿著涼鞋的?!這麼的天氣,還穿著涼鞋,不怕被別人笑傻了,只怕被風冷到腳指硬繃繃的行走了(想想似是機械人行走)!不要愛美健康不愛了嗎?!還是穿著運動鞋和白襪吧!!我想這樣穿也會好看的。。
      嘩!今天天氣很好,約會一定順順利利開開心地渡過的。
      今天很開心,身邊的陌路人的歡樂笑臉像是為我們祝福似的。不知他是否到了百匯戲院門前呢?!嗯,下午三時五十分,早了一點到達,嘻,自己早來了還想奢求他早來,傻瓜!傻瓜!
      嗯,他真的早來了,我沒有看錯吧?!
      文馥︰「縕鈴,妳好。」
      「你好,你剛剛到?」
      文馥︰「不是,我很早已經到來了。」
      嘻!他早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重視我們今天的約會這麼早來的,我就是這個原因。
      「你什時間來到的?」
      文馥︰「我…我三時卅分己經到達了,我怕買不到戲票,所以早點到來,我買了很好的坐位戲票。」
      「嘻!」
      文馥︰「妳笑什麼?」
      「沒有,沒有。」
      文馥︰「??」
      嘻,我笑是因為你也重視今天的約會。
      「你買了什麼電影戲票?」
      文馥︰「我買了千與千尋的電影戲票。」
      「呀,真的?!它還未上影的時候,我已經有念頭想看這套電影了,謝謝你!」
      文馥︰「傻瓜,不用謝。」
      「那麼你買了什麼時段的戲票?」
      文馥︰「我買了四時十五分的戲票,待我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咿,四時了,這個時間進場也差不多了,我們看吧電影才決定晚飯在那裡吃,好嗎?」
      「好。」
      文馥︰「咿!妳作晚答案可否現在講給我知?」
      「嘻,你仍不放棄想知道那個答案?!吃晚飯時才跟你說出答案吧!!」
      文馥︰「說不好也不可以了,好吧!!」
      「嗯,不要這樣子嘛,我們開開心心的看電影?」
      文馥︰「好,那麼我待多一會。」

      「哈,這套電影很好看呀,我最愛那隻小老鼠,肥肥胖胖很可愛呀!是嗎?」
      文馥︰「嘻,我覺得看著妳的笑臉比那隻肥肥胖胖的小老鼠還可愛得多了。」
      「啍!你取笑我胖!!」
      文馥︰「不是,不是,妳誤解了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跟妳說妳樣子很可愛,而且妳笑臉笑的很甜,使我看不厭妳白裡透紅的皮膚,很美很美。」
      嘻,他這樣說使我的心飄飄然,心臟差點從我的身體裡飛出外,很開心他很留意著我,他真的很在意。感覺到自己的面頰有輕微發熱。
      「你不要老盯著我的面孔,使我不知如何才好。」
      文馥︰「嘻,妳很美,妳的一雙面頰紅紅的,有點羞澀,很可愛。」
      「咿,不要再取笑我吧!!還敢取笑我,不理睬你。」
      文馥︰「不要,不要,不要不理睬我,我不敢說了,時間還很早,只是六時多,去逛一逛好嗎?」
      「好。」
      文馥︰「那麼我們現在去那裡逛呢?」
      「我們去逛商場好嗎?」
      文馥︰「好,妳去那裡,我去那裡。」
      「嘻,我去洗手間,那麼你也跟我去?」
      文馥︰「如果可以的,我也跟妳一起去。」
      「……」
      文馥︰「哈。」
      「有什麼好笑?!」
      文馥︰「看著妳的面頰鼓著腮,很可愛。」
      「你再次取笑我!!還要戲弄我!!」
      文馥︰「不,不,不敢了,妳看,那頭毛娃娃有多可愛。」
      「嘩!真的很可愛呀!」
      文馥︰「妳喜歡嗎?」
      「喜歡,當然喜歡,但我是學生,沒有那麼多零用錢買它,看看算吧!!」
      真的很美…那頭毛娃娃,但價錢實在很貴啊!!
      「七時多了,我們去吃晚飯好嗎?」
      文馥︰「好!好!好!我們去那裡吃晚飯?」
      哈!他這樣答像是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使我想起埃塞俄比亞的飢民。嘻,我這樣想有點過份,不可以講給他知道。
      「嗯,你…你很肚餓嗎?」
      文馥︰「不是,為何妳會這樣問的?」
      「我開口說去吃晚飯,你便很急著快點去。」
      文馥︰「我… 我怕妳會餓嘛!」
      嘻!我怎會餓呢?!他找借口,只是想快點知道我給他的答案吧!
      「我們去吃壽司好嗎?這裡附近有間元祿迴轉壽司吃的。」
      文馥︰「好。」
      「今天謝謝你陪伴我看千與千尋這套電影,很好看!!」
      文馥︰「傻瓜,忽然間那麼客氣的,妳等一下,我去洗手間。」
      「好。」
      嘻,我真是傻呼呼,他跟我約會,我竟然說出謝意。
      嗯,他去了已經有十五分鐘,會不會不習慣吃生的食物而嘔吐或肚瀉呢?如果真是的,那麼我不出意見去吃壽司。
      「嘩!」
      文馥︰「縕鈴,送給妳,聖誕節禮物!」
      「你… 你去了這麼久,便是買了這頭毛娃娃?」
      文馥︰「是,妳現在可否講我知那個答案?」
      他很認真,使我很感動,很有熱誠,我無法拒絕他的表白,我…我要立即答應他。
      「答案是…我接受做你的女朋友。」
      文馥︰「真…真…真的?妳真的接受?我… 我有沒有聽錯?我是否在做夢?」
      「殊!嘻,不要這麼大聲,你沒有聽錯,是真的。」
      文馥︰「嘻,殊!殊!我真的很開心,我真的想別人也分享我這份喜悅,謝謝妳!」
      「嘻!傻瓜,謝我幹什麼?!」
      文馥︰「嘻,對,對,我傻了。」
      晚飯後,他過馬路時不意的拖著我的手,並送我到家樓下,看著我入電梯內,而且要我回到家致電給他報平安才安然離去。
      今天的約會使我不忘,我會永遠記於心中,永遠記著這一天。
      嘉嘉︰「妳昨天跟他第一次約會,有沒有特別事情發生呢?!」
      「嘻,不止於特別,令我一世不忘昨天發生的事情。」
      嘉嘉︰「什麼?什麼?快告訴我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能使妳一世也不忘的。」
      「事情是這樣的…昨晚我跟他看完了電影,時間仍很早,所以逛了一會才去吃晚飯,我跟他逛到一間商店時,我看見一頭毛娃娃很喜歡。」
      嘉嘉︰「他買了送給妳?」
      「哎呀,不要打斷我的話好嘛?!」
      嘉嘉︰「對不起,我很想快點知道昨日的事情嘛!!」
      「他沒有買給我。」
      嘉嘉︰「噢!」
      「他叫我買,但是我只是一個學生,怎會有金錢買呢?!所以我跟他說看看便夠了。」
      嘉嘉︰「我還以為他會買給妳呢?!他真的很笨,不想想我們仍是學生,怎能買呢?!」
      「時間也不早,我跟他也去吃晚飯了,他問了我意見,我提意去吃壽司,他也沒有意見。吃晚飯時大家也談談笑笑,肚子飽了,他說要去洗手間,我等呀等呀,他去了很久也沒有回來,我擔心他可能吃了生的食物肚子不舒服,心裡不停的罵自己為何提意去吃壽司,突然…」
      嘉嘉︰「突然什麼??他真的肚子出了事入了急症室?還是…?」
      「嘻,不是不是,他…他原來借去洗手間之意,回了那店子買下那頭毛娃娃送給我,他還在壽司店內的人前問我是否接受他。」
      嘉嘉︰「嘩,他真的不顧面子做出那些行為呀!!如果是我真的不會那麼做,要是我面對這樣的情景我真的不知如何對待呀!」
      「真的,當時我真的又驚又喜呀,很開心,整個人真的想飛起來似的。我見他不理面子的在這麼多人前向我表白,我感動的一口答應他了。」
      嘉嘉︰「wow~wow~我也替妳高興呀!恭喜妳,縕鈴。」
      子瑩︰「咿?!嘉嘉,妳恭喜縕鈴什麼?縕鈴,為何有喜事不早點告訴我呢?交男朋友了?」
      嘉嘉︰「呀…..子瑩。」
      「不…不是,只是一點小事,嘉嘉將它當作大事的,傻瓜嘉嘉,只是我很久沒見的姨姨回來,不用恭喜那麼誇張。」
      子瑩︰「哦,原來是很久沒見的姨姨回來。嗯,縕鈴,為什麼妳從來沒有提及過妳有一個姨姨很久沒有見的?」
      「嗯,對呀,就是很久沒有見,所以我也沒有提及起來,剛巧她昨晚從外國回來香港。」
      子瑩︰「原來如此,怪不得我昨晚打電話到妳家,妳的家人說妳出外了。我還以為妳交了男朋友,跟他約會去了。」
      「對對,妳昨晚找我有事嗎?」
      子瑩︰「沒有什麼特別,只是想問一問功課上的問題。」
      「那妳有什麼問題要問的,現在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仍可以替你解答的。」
      子瑩︰「不用了,問題已經解答了。美玲~~~!」
      美玲︰「子瑩,嘉嘉,縕鈴,早晨!」
      嘉嘉、縕鈴︰「美玲,早晨!」
      子瑩︰「美玲,有些事情想問一問妳的,可否給我一點時間嗎?」
      美玲︰「沒有問題,隨便問吧!」
      子瑩︰「我不跟妳倆說了,小休的時候再談吧!我跟美玲先回教室。」
      嘉嘉、縕鈴︰「好。」
      子瑩、美玲︰「再會。」
      嘉嘉、縕鈴︰「再會。」
      嘩!子瑩突然從後出現,整個心臟差點給她嚇一跳呀!!差點心臟停止跳動了。
      「呼~真的給子瑩嚇壞,下一次我倆都是待在晚上電話內才說這些問題吧!」
      嘉嘉︰「對對。但是…她第一句話便是說妳是否找了男朋友,她會否知道妳跟文馥一起的事情嗎?」
      「呤~~~呤~~~」
      「上課了,步行快一點吧!」
      嘉嘉︰「嗯。」
      嘉嘉這回話聽了使我有點不舒服,我想子瑩不會知道的,如果她知道了也不會有這些反應,本想早一點說給子瑩知道我跟文馥已成為情侶的事情,但嘉嘉這樣說,還是遲一點再說吧!!
      文馥︰「縕鈴,情人節快到了,妳想怎樣渡過我們第一次過的情人節呢?」
      「嗯,我也不知道呀,你想怎樣過呢?」
      文馥︰「我們租住渡假屋渡過這次的情人節好嗎?」
      「嗯…這樣,我要想一想,明天答覆你可以嗎?」
      文馥︰「剛巧情人節也是過新年,所以妳不用擔心假期的問題。」
      「這個我也知道,但我也是第一次出外宿營,所以要問問家人,給我一天的時間好嗎?」
      文馥︰「好吧,我等待妳明天的答覆。時間也不早了,妳早一點睡,不然明天帶著一對睡眼回校上課的。」
      「嗯,那麼你也早點睡。晚安。」
      文馥︰「晚安。」
      其實我不是第一次出外宿營,上年也跟嘉嘉、美芬及子瑩四人也去過宿營,但是跟男孩…今次也是第一次,而且還要跟文馥出外渡宿,我有點緊張,不知道答應還是不答應,明天還是跟嘉嘉美芬她們商討一下。
       
      嘉嘉︰「什麼?!他想於情人節跟妳在外宿營過二人世界!!」
      美芬︰「噢!噢!妳們已經一次生兩次熟,去完渡假便會三次大結局,那個大結局是發生超關係或是分開那種呢?!」
      呀?!幹什麼美芬會這樣說的,我跟文馥不會那麼快分手吧?!!但我也有點害怕,因為很多男孩子跟女孩子一起也都只是在乎幹那種事,成功了便很快完結,他…是不是那種人呢?!聽了美芬這回話使我有點不舒服,希望不是真的吧!
      嘉嘉︰「嗯,別亂說好嘛,妳看,妳說完那回話縕鈴的臉容改掉了,妳會嚇著她的。他們又怎會那麼快到達分手階段呢?!再者,我們也不想他們分手,妳是不是想看到縕鈴不快樂嗎??!」
      美芬︰「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隨便說說吧!!我也不想看到那樣的境況。」
      「嗯,妳們不要亂猜了,幫忙想想我是否去吧!!」
      嘉嘉︰「等等!!」
      為什麼突然嘉嘉說要等一會?等什麼人?她不斷左看右看,是否還要等人嗎?我跟文馥的事還有別人知道的?那人是誰?為什麼我這個主角也不知道的!!
      美芬︰「等什麼?!」
      「對,我們還要等什麼?!」
      美芬︰「嘉嘉,妳看什麼?左看右看,是不是妳約了別人?」
      嘉嘉︰「不是不是,我沒有約會誰,妳們不記起那次我們正談論縕鈴和文馥的時候,有個人突然在我們身後出現的嗎?!」
      美芬、縕鈴︰「是子瑩。」
      嘉嘉︰「是,所以我看看四周,怕重現那次的情景。」
      對,對,那次真的有驚無險,幸好立刻想了個解決問題,給子瑩知道了我跟文馥的事便麻煩了。嘉嘉真想得到,我跟美芬真的想不起了。
      美芬︰「聰明,真的想親親你呀!!」
      嘉嘉︰「唏!不要亂來,我不是同性戀的,再者現在是替縕鈴想辦法的時候,不要說笑嘛!」
      嘻,真的沒有她們辦法,常常也都這樣。
      美芬︰「是,是,對不起縕鈴。」
      「嗯,不用道歉。」
      嘉嘉︰「縕鈴,說實話,妳想不想去的?」
      「想…但剛才美芬那樣說,我真的怕文馥是那種跟女孩子幹那種事便很快完結的人。」
      美芬︰「對,對,不要亂作決定。」
      嘉嘉︰「那麼我們也不可亂給意見的,因為給妳意見去,如果發生那個不愉快事件,我們也過意不來,但是真的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複雜,更加過意不來,還是妳自己作一個決定吧,我們只給意見,妳可以不用選擇的。」
      「說的沒有錯,我自己想一想吧!謝謝妳們給的意見。」
      美芬︰「唏!大家是老朋友嘛,不要客氣。」
      嘉嘉︰「哦,美芬,妳終於說了一句好話了。」
      美芬︰「嘉嘉,妳……」
      嘉嘉︰「嘻,說笑說笑。」
      嘻,又是這樣,她們不吵著一刻是不能的。
      去…還是不去呢?!真的煩惱。點指兵兵作一個決定?!傻瓜,不可以的。用什麼方法來個決定呢?!嗯……花!!用花朵來個決定吧!花?!花?!花?!那裡有花呢?!呀,有
      了,花兒,花兒,這次請幫幫我忙了。
      「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去!」
      噢!花兒,多謝給我意見是去!
      「drmd~drmd~mfs~mfs~」
      電話!!電話!!文馥打電話來了。
      「drmd~drmd~mfs~mfs~」
      「哎呀,我的手提電話放在那裡了??!」
      「drmd~drmd~mfs~mfs~」
      電話?!電話?!找到了,原來自己放了在昨天用的手提袋內。
      「drmd~drmd~」
      「哎呀!!」
      「啪!」
      「我的手提電話……」
      縕鈴的媽媽︰「縕鈴,發生了什麼事?你掉破了什麼?」
      「媽,我剛才吃完了西餅,還沒有洗手的時候,剛考手電話響起,我趕不及洗手便隨的拿起手提電話,但…由於手掌有點油膩,不小心將手提電話掉破,希望內裡那張電話咭沒有毀壞便好了。」
      縕鈴的媽媽︰「算吧!晚上跟爸爸說個明白,待爸媽有時間跟妳去購買一部新的手提電話吧!!」
      「好吧!」
      不好也不能了, 我只是一個學生又怎會有金錢購買新的一部手提電話呢?!唉~!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才掉破它呢?!
      夜半無人問暖,心坎總是決點。很想跟人傾訴今夜的心情,很害怕這一刻跟文馥失去聯絡,很想盡快通知他我答應跟他渡過將會很愉快的情人節,但如果…什麼也給我毀了。很想打個電話給嘉嘉她們,但是現在已是三時多了,她們這個時間應該跟周公先生傾談心事,哭了又如果,整個廢紙箱也都是紙巾亦無補於是…唉…
      嘉嘉、美芬︰「縕鈴,早晨!」
      「……」
      嘉嘉︰「她聽不到我們的叫聲。」
      美芬︰「我看是吧!妳看看她的樣子,像是想東西想到什麼也聽不進耳根內似的。」
      嘉嘉︰「嗯,是不是跟文馥出現問題呢?她說昨晚會答覆文馥情人節是否渡假的事。」
      美芬︰「是不是她決定不去,當她跟文馥說不去,文馥便與她拒絕來往呢?」
      嘉嘉︰「唏!不要亂說,給縕鈴聽到便不好了,如果真是這樣,更使縕鈴傷心的。」
      美芬︰「對不起,我只是假設的。不說不說,我也不想縕鈴傷心。」
      嘉嘉︰「過去看看她做什麼吧!」
      美芬︰「嗯。」
      唉~不知道文馥有沒有打電話給我呢?他打不到電話給我,會不會誤以為我決定不去,而且更會不會誤以為我就是電話也不想接他的呢?今天放學後才去維修中心檢查我的電話咭有沒有壞掉,如果真的是壞掉了,我跟文馥的來往真的就此要告吹?不要,不要,我不想就這樣的告吹,我沒有犯錯,為何偏偏手提電話要這個時候這樣的戲弄我呢?文馥,文馥,究竟你現在身在何處?你有沒有打電話給我?你現在正在做些什麼?你千萬不要誤以為我拒絕你的要求,再者我沒有想過不接聽你的來電。時間為什麼過的這麼慢?!快點下課便好了。學校下課的鈴聲快點響起來吧!!
      嘉嘉︰「縕鈴。」
      美芬︰「她仍然聽不到你的叫聲,大聲一點吧!」
      嘉嘉︰「她越是這樣聽不到我的叫聲,我更加擔憂她。縕鈴。」
      嗯?!好像有人正在叫我…呀!會不會是文馥呢?
      哦!原來是嘉嘉和美芬她們在叫我…
      「嘉嘉、美芬,早晨!」
      嘉嘉︰「妳不舒服嗎?」
      美芬︰「對對,縕鈴,妳是不是不舒服?」
      「不是,為什麼妳們這樣問我的?我的臉色很難看嗎?」
      嘉嘉︰「不是,只是我剛才叫了妳數聲,妳也不知道,所以問問妳是否不舒服,現在妳說不是,我也安心了。妳在想些什麼,為何我們在叫妳,妳也不知道的?」
      「真的嗎?妳們叫了我數聲?我真的聽不到。對,對,我真的想東西想的太投入了,妳們叫我,我也不知道,對不起。」
      美芬︰「妳在想些什麼?」
      「我…唉~」
      嘉嘉︰「不要嘆氣好嗎?說出來讓我們能不能夠為妳解決問題吧!」
      美芬︰「對,說出來聽聽吧!」

      「昨晚發生這樣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惱袋不斷想著不應該想的事情,很煩惱,夜半的時候很想打個電話跟妳們商討,但是時間真的很晚了,我害怕打擾妳們睡覺,所以昨晚想的想到整夜不能眠,哭了數次,妳們現在也知道事情,可否替我想一個辦法,不用待到下課後去維修中心才可以知道我的電話咭有沒有問題?我…我現在真的很煩惱。」
      嘉嘉︰「哎呀,昨天晚上我很晚才睡覺,算是我真的睡了,妳也不必擔心煩擾我的,朋友有些煩惱,不睡覺也都要替妳解困嘛!」
      美芬︰「對,如果我真的是睡了,妳打電話給我跟我說我也不會拒絕妳的。傻瓜,大家是朋友嘛!什麼打不打擾呢?!」
      「謝謝妳們,但是…我現在只可以等到下課後去維修中心看看吧!」
      美芬︰「不用待到下課後那麼麻煩。」
      嘉嘉︰「嗯?」
      「真的?那…那有什麼辦法?」
      美芬︰「妳忘記我也有手提電話的嗎?妳的電話咭放在我的手提電話內,那就可以試試看有沒有問題了,明白嗎?!」
      呀~真的,這一點我真的忘記了,如果早已想起這解決辦法,那麼我不用等到美芬借給我的手提電話,媽媽也有手提電話了吧!傻瓜!傻瓜!現在還在想什麼,快點試試吧!!
      嘉嘉︰「縕鈴,這個時候還在想些什麼,快點試試看,可能文馥曾經打電話給妳的,妳有沒有留言信箱?也有可能他留言給妳的。」
      美芬︰「對,對,最重要的時間還在想東西,快點試試看吧!」
      「對不起,我現在試試看,但是我沒有申請留言服務呢?!」
      嘉嘉︰「沒有也沒有問題的,最主要他會不會打電話給妳,可能他現在嘗試打電話給妳的。」
      嗯,真開心她們在我最煩惱的時候替我想這個辦法,真的不知道用什麼來答謝她們。希望電話咭沒有事吧!也希望文馥真的會打電話來吧!!
      美芬︰「快點,快點開電話看看!!」
      「知道了,知道了。」
      嗯,現在不是我在等文馥的電話嗎?!為什麼像是美芬等的呢??
      美芬︰「呀~!」
      「怎樣?怎樣?是不是真的壞掉了?」
      嘉嘉︰「對,對,真的壞掉了?」
      美芬︰「不是,我開心的叫了起來,縕鈴,妳的電話咭沒有壞掉,真的沒有問題,仍然可以使用。」
      「真的?!」
      嘩啦~那…那我可以等候文馥的電話,不用待到下課後的漫長時間。
      「美芬,謝謝妳,我很開心,我…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話了!!」
      美芬︰「不用道謝,只要妳開心,我就開心了,大家相識這麼多年,老朋友嘛!唏!唏!不用哭出來嘛,妳看妳自己,傻瓜,抹掉那些眼淚吧!」
      我真是的,哭了出來,但是真的很開心,她們真的對我很好!
      「嘻,我開心的哭了出來。」

      「sd’smdmsdmsd’d’~flll~」
      「咿~咿~咿~電話響起了,會…會不會是文馥呢??」
      美芬︰「呼~剛好是在小休時才打電話來,如果是在上課時間打電話來,那麼我的電話可糟糕了。看看有沒有來電顯示吧?!」
      「嗯,嗯,我看看,但…但看了也沒有用呢!!」
      「sd’smdmsdmsd’d’~flll~」
      美芬︰「為什麼沒有用?」
      「因為…」
      嘉嘉︰「美芬不要再問問題。縕鈴也不要因為了,妳是不是不想聽電話?它快要下線了,如果是文馥,那怎麼辦?」
      呀~呀~嘉嘉說的對,電話響了一陣子,它快要下線了。
      「是,是,我聽電話了。」
      「喂?!」
      文馥︰「縕鈴,我找妳找的好苦呀!為什麼昨晚打電話給妳,打了很久也打不通的?」
      是文馥,真的是文馥,他找了我很久。
      「對不起,昨天晚上我的電話不小心掉破了,今天我借用美芬的電話。」
      文馥︰「不用對不起,應該是我說那句話才是的。」
      啊?跟我說對不起?為什麼?是不是…怕我拒絕他不去宿營,所以…所以要跟我說提出分手?不可以,不可能,我跟他只是拍拖數月,為何這麼快便要分開了?我…我要說快一點,不然我便要跟他分開了。
      「我答應跟你一起去宿營,所以…所以…」
      文馥︰「啊?真的?妳真的願意跟我一起去宿營?但是…」
      「但是什麼?是不是…是不是要跟我說…」
      文馥︰「是,我要跟妳說—」
      「呀~不要,不要跟我說那句話!」
      文馥︰「我要跟妳說那句話?妳那麼快便知我想跟妳說什麼?」
      「你…你是不是想跟我說…說…」
      文馥︰「說什麼?」
      「說…說「分手」這兩個字?!」
      文馥︰「哈~哈~哈~!」
      「你笑什麼?我…說錯話了嗎?」
      文馥︰「唉~為什麼妳會想到我要說「分手」這兩個字的?我不是說這兩個字,我只是想跟妳說宿營的事要取消。」
      「為什麼要取消?」
      文馥︰「因為家中那幾天假期有要事,所以急於打電話給妳說宿營的事要取消,真的對不起!」
      「嗯,原來是這樣,不緊要,今次不能去,待下一次吧!那麼你家中那幾天有什麼要事?」
      文馥︰「嗯,雖然只是小事,但是也要我去幫忙。對不起,我現在要辦點事,所以要下線了,遲些再打電話給妳。」
      「嗯,再見!」
      文馥︰「再見!」
      唉~原來只是自己想不通。
      美芬、嘉嘉︰「怎樣?他說了什麼?為什麼取消了?」
      「妳們怎麼會知道取消?」
      美芬︰「妳說的這麼大聲,我們當然聽到及知道取消的事。」
      「明白了。他說那幾天假期家中有事,所以不能完成計劃。」
      嘉嘉︰「那麼他的家中有什麼事?為什麼就是在情人節那天假期才要有事?」
      「我也不知道,剛才問他的時候,他只是說一點小事,並沒有說明原因。」
      其實我也想知道有什麼事緊要過我跟他渡過第一年的情人節…
      「媽媽,妳跟爸爸什麼時候一同去買一個新的手提電話給我?」
      縕鈴媽媽︰「這個星期天好嗎?爸爸這陣子晚上時常加班,所以沒有時間一同出外買一個新的手提電話給妳。妳有緊要事嗎?為什麼這麼著急的去買一個新的電話?」
      「沒有什麼緊要事,只是我習慣了用手提電話吧!」
      縕鈴媽媽︰「那麼待在這個星期天去買吧!」
      「是。」
      第二天…
      「嘉嘉,美芬,妳們看,這是我的新手提電話。」
      嘉嘉、美芬、縕鈴︰「子瑩,早晨!」
      子瑩︰「早晨,縕鈴,嘉嘉,美芬。咿?!縕鈴,妳的家人真好,買一個新的手提電話給妳,那麼妳以前的手提電話如何處置?」
      「我以前那個不小心給我掉破了。」
      子瑩︰「為什麼這麼不小心的?」
      「只是一小點意外吧!」
      子瑩︰「那麼下一次小心點了。情人節快點到了,妳們有什麼節目?有沒有跟男孩子約會呢?嘉嘉,美芬,我相信妳們一定早已經有男孩向妳們提出約會了,是不是?不要跟我說謊。」
      美芬︰「沒有,什麼也沒有,那麼妳呢?為什麼只是問我和嘉嘉倆人?縕鈴也有可能早已經有男孩子邀請她吧!!」
      呀~呀!美芬…美芬這樣說,子瑩不知道會不會懷疑,希望她不會起疑心吧!!
      子瑩︰「哦?!縕鈴那麼妳…已經有男孩子邀請妳了?是誰?我認識的嗎?」
      「子瑩,不是,那裡有呢?!美芬只是在打喻的。」
      子瑩︰「嗯。」
      嘉嘉︰「唏!唏!暫時要停止這個討論,差不多時候上課了。」
      呼~嘉嘉真好,她替我解困,幸好逃過了子瑩的疑問。

      「drmd~drmd~mfs~mfs~」
      「喂?!」
      嘉嘉︰「縕鈴,我是嘉嘉,妳現在空閒嗎?我有一個疑問,早已經想問妳了。」
      「啊!嘉嘉,沒有問題,什麼問題使妳很煩惱的?並且早已經想問我了?為什麼現在才問我呢?」
      嘉嘉︰「其實…其實…」
      「其實什麼?」
      嘉嘉︰「其實妳有沒有發覺子瑩特別緊張妳的?」
      原來嘉嘉也覺得子瑩特別緊張我的,我真的沒有感覺錯誤。
      「嗯,我也覺得,會不會是因為我跟她比較要好,而且我跟她的住處那麼近,所以她會如此的緊張我吧?」
      嘉嘉︰「嗯…我覺得不止如此,每一次提起妳跟男孩子這三個字相連時,她聽後便會緊張起來。」
      「我覺得…還沒有跟文馥相識的時候,她不會是如此的,但是自從我認識了文馥後,她的敏感感覺像是加強了,所以我跟文馥拍拖,本來是一件好的事情,但是她這樣,我便不敢說給她知道了。」
      嘉嘉︰「明白,怪不得起初妳跟我和美芬說不要給子瑩知道妳跟文馥的事情,原來有原因的。為什麼一齊都放在心裡而不說出來跟我和美芬討論?」
      「我不想說出來,本來以為只是自己的感覺錯誤,所以當作是一點小事,並沒有加以記著。但是,日子久了,每一次子瑩也是如此,所以疑問再度浮現出來。」
      嘉嘉︰「那麼…為什麼子瑩會是如此的呢?莫非…」
      「莫非什麼?」
      嘉嘉︰「莫非子瑩自從文馥出現後,妳對她的關懷開始感覺有點疏遠了,便慢慢的起了妒忌之心,所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想阻止妳跟文馥相識聯絡,但是,她也猜不到妳如此精明的,妳的敏感感覺比她不差。但是我建議妳最好盡量快點將事實告訴子瑩,避免她真的對妳…」
      「但…但是我害怕會跟她朋友的關係也沒有了。」
      嘉嘉︰「我也知道,但是妳不盡快說,那怕她真的對妳的感覺越來越深。」
      「嗯。」
      嘉嘉︰「找一個機會跟她商討吧!但是妳跟文馥說一聲才跟子瑩說,因為,那樣子,給他感覺妳尊重他是妳的男朋友。」
      「嗯。」
      嘉嘉︰「縕鈴,妳怎麼樣?近來看見妳的樣子總是無精打采的,是不是已經跟子瑩商討了?是不是出了問題?」
      「不是,我還未跟她說個明白。」
      嘉嘉︰「那妳為什麼無精打采似的?」
      「唉~」
      嘉嘉︰「講出來聽聽。」
      「已經兩個星期了,我跟文馥自那次通電話後,他沒有再致電話給我,我想他…」
      嘉嘉︰「兩個星期了?他搞什麼的?妳想他什麼?」
      「我也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兩個星期也沒有打一個電話給我,我也問自己很多很多了,但是到現在也找不到答案。我想…我想他可能因為那次不能於情人節一起去渡假的事而介意吧!」
      嘉嘉︰「唏!不要胡思亂想,我想文馥他不是這種人的,他可能近來工作忙,所以沒有時間打個電話給妳吧!等多幾天,好嗎?」
      「但是…但是算是工作忙,忙也有時間吃飯、洗澡、坐車,小小的打一個電話也不可能嗎?」
      嘉嘉︰「不要這麼愁眉苦臉,給他一點信任好不好?開心點,不要亂想吧!」
      「嗯,但是我真的很煩惱,為什麼我跟他拍拖會這麼辛苦的?還有,子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嘉嘉︰「妳不要亂想了,明天星期天,我們出外玩,大家鬆弛一下吧!好嗎?」
      「好吧!」
      我真的不想亂想的,但他真的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打一個電話給我了,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秘密,每一次問他拿電話號碼,總是會有理由不能給我電話號碼『對不起,我的手提電話壞了,所以不能夠給妳我的手提電話號碼』、『對不起,我家的電話剛剛也是壞了,只能夠打出,不能夠打入,所以給妳電話號碼也是沒有用的。』,唉~他總是給我這些理由,教我如何找到他呢?!他的事我有很多很多很想了解,但是,我每一次問他,他只會找個理由推掉我的發問,他的一切我想知道也不能知道,我可以跟朋友說他是我的男朋友,但是若果朋友問我他的一切,我跟朋友說不知道他的事,例如他的家、工作、算是他的個人事情我也不知道,朋友一定會反問我『妳究竟是不是他的女朋友?為什麼他的一切妳總是答我不知道的呢?』,但是…他也不多了解我的一切,多次跟他約會,他只會問我、子瑩、嘉嘉和美芬的事,並沒有
      詢問過我的家、生活和學校的事宜,偶爾也會提及,但他總是不多願聽進耳內,究竟我與他的感情算是怎樣的呢?我應不應該跟嘉嘉和美芬商討呢?呀~~好煩惱呀!!
      一個月了,文馥仍沒有打電話給我,我跟他的關係真的算是不了了之的結束?
      「drmd~drmd~mfs~mfs」
      「喂!你好!」
      「縕鈴。」
      啊!是…是文馥,剛剛想起他,他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會不會是打電話來跟我說一聲「分手」這兩個字?不會的,不會的,我真的不想,但是…但是我想弄清楚大家的關係,我不想每天猜想著,那種感覺真的使我很辛苦。
      「喂!喂!縕鈴,是不是妳嗎?」
      「是,是,我是縕鈴,文馥。」
      「對不起!」
      他…他說「對不起」,為什麼跟我說這句話,我的第六感真的猜對了,他這次打電話來真的想跟我說「分手」這兩個字,我…我怎麼辦呢?我該怎麼樣跟他說呢?我的思緒很亂,我的腦袋想不出什麼來,手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只懂顫抖呢?心臟的速度跳的很快,眼睛…眼睛為什麼不停的流著淚,不,不可以這樣,但是我不可以控制我這些思緒很亂的腦袋及不知所措的行為,不要,我要使自己平隱一點。
      「為…為什麼跟我說對不起?」
      文馥︰「因為我這麼久才打電話給妳,真的很對不起,這個月我忙於工作,所以沒有時間打電話給妳,對不起,請妳原諒我吧?!」
      呼~原來如此,給他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他要跟我說「分手」這兩個字,幸好不是。
      「原諒你…不可以。」
      文馥︰「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我這麼久才打電話給妳是我的錯,但是我真的不想,工作實在太繁忙了,很難抽一點時間才可以打電話給妳的,求妳原諒我吧?!」
      「哦,你說很難才可以抽一點時間打電話給我,算是我的榮幸,還是…我是你的負累呢?我真是有點受寵若驚,我想,該是我跟你說一聲「對不起」吧!是我阻礙了你。」
      文馥︰「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妳並沒有阻礙我,求求妳,妳怎麼樣才能原諒我?」
      「一句「對不起」便想我這麼簡單的原諒你,你知不知道我這個月不停的想,不停的想著同一個問題,你為什麼這麼久還沒有給我一個來電。為什麼我們拍拖已經有半年了,我到現在也不多了解你,而你也不知道我的一切。為什麼你總是不給我你家的電話號碼,可能你有原因而不能夠給我你家的電話號碼,但是,為什麼手提電話號碼也不給我呢?這些問題已經纏擾我很久了,每一次嘉嘉和美芬問我這些問題,我也不知道如何解答她們,不用解釋給她們知道,我是妳的女朋友也應份知道的吧?!我…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文馥︰「對不起,不要哭了,全都是我不對,妳想怎樣才不再哭?」
      「你…你…」
      文馥︰「妳抹掉眼淚慢慢說,我今天整天的時間全都是妳的。」
      「不用抹掉眼淚吧!你知道嗎,我真係很辛苦,我開心或不開心的時候,雖然第一次間想的就是你,想說給第一個人知道的就是你,但是,每次想時,也不能做到,因為,我感覺我們之間有很大很大的阻礙阻隔著,那種心情真係很失望很失望。每一次我那些開心或不開心的感覺過後,你才打電話給我,教我還要不要說給你知道呢?!我覺得你只能在我心中,在我腦內,不像是存在現實中的男朋友,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有沒有?」
      文馥︰「對不起,我真的沒有為妳想過這一切。」
      「你不要只說對不起這三個字好嗎?我想知道的是你的一切?你工作的是麼?你的想法?你給我的感覺神秘,像是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你有很多很多事情隱瞞著我,為什麼你從開始到現在,快沒有問及我家中,我的學校,我的感覺一切的事情,是不是我使你很煩悶,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分手就不是一個很好的解決嗎?」
       
      我為什麼會這樣說的?我真的很想跟他分手嗎?不是,真的不是,我不想跟他分手,但是他真的所做的一切使我很辛苦,很煩惱。我這樣說出分手這兩字,他會不會就是這樣答允我的要求呢?
      文馥︰「不要分手,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妳會是如此辛苦的,使妳這樣煩惱,是我的很大很大的錯,妳想知道我的一切,我說給妳知道。不要哭,我們找個地方慢慢的訴說著,妳不要這樣,妳這樣我會很心痛的。」
      「……」
      文馥︰「不要這樣,我不想傷害妳的,妳不要哭,我會說出一切的,我現在到妳家樓下來接妳,等一下再打電話給妳,等一等我,好嗎?」
      「好。」
      呼~幸好他不是答允我的要求,不然,我也會自責一世的。他等一下會跟我說什麼事情呢?如果他問我想知道什麼,我怎樣開始問呢?問他為什麼這麼久還沒有給我電話號碼?他的家中一切,他的事業,他的朋友,他這些日子來的想法?還是他會是主動跟我說他的所有呢?不要想了,還是換件衣服等他的電話吧!

      文馥︰「妳怎麼了,妳的眼睛有點紅,妳不要再哭了,我真的會很心痛的。」
      「我不想這樣子的,全都是你的錯,你也會緊張我的嗎?我還以為我只是你的其中一位過客的吧!」
      文馥︰「不是,妳怎會這樣子想我的,妳怎會是我其中一位過客呢?我是真心愛妳的。」
      「很愛我?哈,如果是愛我,為什麼會如此對待我。」
      文馥︰「其實…其實…」
      「其實其實什麼?永遠跟我說事實時便是這樣,可不可以完完全全的告訴我,每一次也都像是有口難言的,我不想永遠活在你的猜疑世界,你知不知道這樣我會很辛苦的?」
      文馥︰「好,好,可以,可以,我將所有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訴妳,希望妳不要再哭了,我真不想傷害妳的,我再看見或是聽到你哭,我會很心痛的。」
      「好,我細聽你詳述。」
      文馥︰「最主要我不可接近妳,就是因為子瑩的關係。」
      「子瑩?」
      跟子瑩有什麼關係?跟我前陣子想的一樣?
      文馥︰「其實,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很久以前我已經認識子瑩的了。」
      「已經認識子瑩?為什麼你跟我一起的時候沒有提及?子瑩也沒有跟我說你的一切?你們倆…究竟是什麼關係?呀!!
      你們以前…是不是情侶?我是否做了一個第三者身份介入你們之間?那麼我就是做了一個罪人?」
      文馥︰「不是,不是,妳並不是第三者身份,也沒有介入我與她之間,我跟她不是情侶關係,我跟她也沒有開始,妳不是罪人,不要責怪自己。」
      「那麼你們是怎樣認識的?為什麼你們由我們相識開始也沒有提及過你們的關係?你這樣說,更加使我摸不著腦袋。」
      文馥︰「子瑩其實是我的表妹,所以,我跟子瑩從小便認識。」
      「表妹?!為什麼我們相識時你們並沒有提及,也沒有跡象是相識的?」
      文馥︰「在我們相識數天前,子瑩她邀請我中秋的晚上跟妳們一起往沙灘燒烤,我跟她說我並不相識妳們,而且我已經應約我的朋友往燒烤,所以拒絕了她,她那時出口說我是她的男朋友,一定要跟她一起去,但是,我由小至大只當她是我的妹妹一般,所以也在那時候跟她說個明白,她說我為什麼對她那麼好,我想,如果當我的妹妹,這一定要對她好,可惜她誤以為我對她好是情人那種,不接受我的解釋,更說我欺騙她,我說什麼她也聽不進耳內,而且一句話也沒有說便轉頭走了,從那天後,她也沒有打電話給我。」
      「始終她是你的表妹,她仍然未消除怒氣,但是,你為什麼像小朋友一般跟她鬥氣?!」
      文馥︰「當天,我不敢再觸怒她,而且,大家也玩得很開心,我跟她也不想中秋時節,大家興致勃勃的時候讓這件事不歡而散,雖然我跟她扮作互不相識,但是,她感覺到我對妳有意思,所以,在我們之間不停說我是一個不可信的人,而且,也不想我們這次相識後再有任何聯絡,可是她猜不到我們真的仍有聯絡,可是在情人節前,給她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呀?!她怎會知道的?」
      子瑩怎會知道的?莫非有人說給她知的?不是,不會的,我相信嘉嘉和美芬不會做這種事來的。會是什麼原因?會不會每一次我跟嘉嘉和美芬傾談文馥的事時,不小心給子瑩聽到了?也不會的,我們每次傾談也看清楚身邊沒有其他人才傾談的,那會是什麼原因呢?
      文馥︰「原來在一次的約會,給妳們相識的一位朋友碰見,就是那個不知名的朋友,告訴子瑩我倆約會的事情。」
      「不知名的朋友?!」
      文馥︰「是,我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子瑩不肯跟我說那人是誰。」
      那個人究竟是誰呢?!會是跟我和子瑩倆人相識的?!真的要問問子瑩了。
      文馥︰「我…將所有的事情跟妳說出來了,妳還能原諒我嗎?」
      「嗯,這次可以原諒妳,如果你再次有事隱瞞不講給我知道,我真的不會原諒你。」
      文馥︰「是,是,我答應你。」

      「子瑩,我有些事情想問問妳的,今天晚上可否到附近那個公園傾談嗎?」
      子瑩︰「縕鈴,有什麼事情要問我的?」
      「我想問問關於我、妳和文馥的很多很多事情。」
      子瑩︰「文馥?!又是他…嗯,好吧,晚上見。」
      「九時正在公園門前等候。」
      子瑩︰「明白。」
      怎麼樣?!我應讓怎樣開口問她呢?從那裡問起…詳細說明?或是…簡短說明?但是,我怕自己講錯話傷害子瑩她。她今天晚上會是什麼神情跟我傾談的呢?我會不會仍能跟做朋友呢?會是她早到達公園門前?或是我早到達開前呢?…還是不要想這麼多了,待晚上才佑道所有事情吧!!

      嗯,子瑩她早到達了。怎樣?怎樣?究竟我怎樣跟她說才是好呢?!
      「子瑩。」
      子瑩︰「縕鈴,妳想問我什麼事情?」
      「我只是想佑道為何妳由我相識文馥至在,都是反對我與他來往?而且…又是誰人撞見跟文馥約會的?我倆…」
      子瑩︰「我倆什麼?」
      「我倆…會因為這件事情還能做回好朋友嗎?」
      快點說出來,我真想快點知道真正的實情,再不快點說出來,我滿腦子的疑問就永遠不斷增加的。
      子瑩︰「妳要我從那裡開始說起?詳細說明…或是?」
      從那裡開始說起才是好呢?我不知道,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的?
      「那麼…由妳跟文馥的一切那裡開始說吧!!」
      子瑩︰「但…我想問一問妳一件事情。」
      「妳想問我什麼事情?」
      是不是想問問我有多喜歡文馥呢??
      子瑩︰「其實,這個事情文馥也很清楚的,妳真的沒有問過他嗎?」
      「我……」
      子瑩︰「妳早已經問清楚文馥了,妳問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我和文馥說的是否一致。是嗎?」
      什麼也給子瑩猜對了。
      「是,如妳所說,這些問題全是我心中所想的。」
      子瑩︰「妳和我的交情是最深的,我知道妳的一切很多很多,但是…妳的一切我便知道的很少很少。主要…我那些只是回憶,而且…是傷害我兩次的痛苦回憶,所以我從來沒有提及過我的過往。妳沒有跟文馥認識的時候,我曾經想過將過往的事情告訴妳,可惜…。
      我不想妳走回我往日的路,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妳和文馥的交往,但是妳沒有聽我的勸告,還
      秘密的跟他約會。跟本沒有我倆相識的人看到妳和他的約會,只是有天妳跟他約會,我跟美玲釣會,碰巧我們也在同一地方閒逛,世界真小,真的很小,我與美玲準備橫過馬路時,看見你們在對面的行人線上逛著,而且談得很投入。美玲本來想過對面跟你們打個招呼,但是…給我阻止了她,還將所有事情告訴她,並叫她不要向第三者說那天的事。妳記得那天早上回校上課室前,妳跟嘉嘉和美芬傾談時我突然出現的事情嗎?」
      「記得,當時我剛與美芬和嘉嘉傾談著。」
      子瑩︰「妳跟她們傾談的話我已經所有聽進耳內,但是,當時我扮作什麼也聽不到的跟妳們打招呼,其實那一刻的心很酸很痛,雖然我與嘉嘉、美芬要熟,但是對於妳們三個好朋友之中,與妳的感情還比她們倆個要好,為何妳不能清清楚楚的跟我說明一切呢?還要隱瞞我所有事情。」
      「不是,我不是想隱瞞事情不告訴妳的,只是…我不知道怎樣開口跟妳說。」
      子瑩︰「真的?!但是怎樣也好,我也不理會我今天晚上所說跟文馥所說的有吻合,我也希望我們的友誼能跟以往一樣。」
      「我也希望如此。」
      子瑩︰「我跟文馥其實是表兄妹關係…」
      嗯,文馥也是這樣說的。
      子瑩︰「小時候,我跟表哥時常一起玩耍,他對我很好,就是這樣,我慢慢喜歡了他,更希望他能成為我的男朋友。十歲那年,他突然告訴我要移民海外,那時我很失落,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我更要求姨母姨丈不要帶表哥一起去,叫他們留他在我家住,跟我一起上學,姨母考慮了一會,她答應了,真的…她說要回家替表哥執拾行李到來我家,她說完便帶著表哥回家,出門口時姨母還說明天她會帶表哥到來我家的。我真的相信姨母的話,等…等…等…等了數天也等不到表哥到來,我決定打個電話到姨母家問個究竟,很開心,是表哥接聽電話的,很可惜…我這次致電給表哥,郤得到一個壞消息,這個消息,相對於姨母騙我表哥會到來我家住還更可怕。表哥說…他明天便會跟姨母乘飛機走了,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感覺周圍的視物天旋地轉,腦袋很亂很亂,表哥不斷喊叫著,我也聽不進耳內,只知道,突然地面像是下陷了,我口內不斷唸著『媽媽!媽媽!妳快點出來,我有事想求求妳。』。那時候,
      媽媽誤以為我不小心跌倒,很緊張的從廚房走出來問我發生什麼事,我看見媽媽,便立刻提出要求我也要移民去表哥那裡,媽媽的手狠狠的給我一個很刺痛的耳光,我呆住了,媽媽並沒有說什麼話轉身便走回廚房去。我突然想起還沒有跟表哥掛電話線,這麼久了,還以為表哥已經自己掛了線,但是,原來他仍等待我拿回聽筒。只記得,我簡單跟表哥說聲再見便下了電話線。」
      「……」
      子瑩︰「奇怪嗎?」
      「不,不是,妳…沒有哭嗎?我說那時。」
      子瑩︰「有,掛線後我回到房內不佔哭,晚飯也沒有吃,整整一個月我也沒有跟媽媽說一句話。由小至大,她沒有打過我一下,但是這次…。大約過了個多月,我收到文馥寄給我的第一封信,我很開心,還以為表哥他忘記了我,原來…。我很開心,起初一年,他跟我保持書信往來,但是,他的來信開始很簡短的回覆,我曾經在信上問他為何來信這麼少,他說因為將近考試。我相信他的話,因為,他很喜歡讀書的,一星期,三個星期,三個月,我等的時間不少了,考試也不用考這麼久嗎?!我再次寫信給他,兩天一封,不斷的寫給他,但是他始終沒有回覆我寄給他的信,短短的數段字也沒有。就是這樣,我的生活每日像是踏著泥地過日子,心情陷於低潮,食慾也無味。有天晚上深宵,我步過媽媽的房門外,聽到微弱的哭聲,打開房門看個究竟,原來媽媽拿著我的照片抽泣著,我走到她身邊緊緊的抱著她,我不斷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爸爸出外工幹,走前,叮囑我要好好照顧自己和媽媽,這年間,我…我沒有好好照顧自己,而且沒有好好的照顧媽媽,雖然她每天扮作沒有不開心,但是…她夜裡偷偷哭泣,我對不起爸爸,更加對不起媽媽。我…跟媽媽說,我不會再使她擔憂,我要從新開始,我要努力讀書…我想問…妳是不是時常找不到他?妳是否時常守於電話旁等待他的來電?」
      「…是,曾經有過這樣的事情發生。」
      子瑩︰「曾經?現在不是了?」
      「現在…也是這樣。」
      子瑩︰「中二那年,表哥他秘密的回來了。我下課回家,開門…看見有個人坐在我家的沙發上,因為事隔數年,起初,我還認不上他,誤以為媽媽帶朋友到來坐坐,再慢慢細看…表哥,是他,真的是他,那一刻我的心情又是喜又是怒。雖然很開心,但是憤怒蓋不住那時的泥濘日子。我一聲不響走回自己房間鎖緊房門,坐在床上,我的腦袋不斷的想著想著,為何我氣沖沖的走入房間,我不是想知他為何沒有回覆我寄給他包著每一滴淚的信件?是,我很想很札道這個問題的咎案。我想了好一陣子,終於提起勇氣開門問個究竟。不見了,他沒有坐在沙發上,去了那裡?客廳內沒有人。」
      「因為妳一聲不響便走回房間,還鎖著門,他感到妳仍然沒有原諒他的意思,所以…他走了?!」
      子瑩︰「是,那時我真的也有這個想法誤以為他走了,原來他只是剛剛去了洗手間,我轉身想走回房間的時候,他就站立在我身後,而且站立的位置是我的房門外,他問我…」
      「他問妳什麼?」
      啊?!我為什麼這麼緊張?
      子瑩︰「嗯?…緊張是應份的,妳真的很喜歡他,關於他的一切妳也很在意。」
      「……」
      子瑩︰「他問我是否仍記著當年他音訊全無的事,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當年他怎樣不理會我,雖然已成過去,但是泥濘的陰影仍留在我的腦內,我想被開他走回房間內,但是給他阻攔著,然後…他緊抱著我。那時,我不斷想著擺脫他的擁抱,但是沒有用,我跟本擺脫不到他的緊抱。他貼近我的耳邊,輕聲說句 『對不起』,還解釋他為何突然不再跟我聯絡。原來,
      阻礙我與表哥的是姨母,她不許表哥於求學時後跟女孩子談戀受,而且,我跟表哥年齡還很小,所以表哥決定專心讀書。他畢業了,終於完成整個學業,原來表哥一直沒有忘記我的,他有個計劃,待畢業後回港立刻找。我很開心,他真的沒有忘記我的,真的回來找我,我…我開心的流下眼淚,他問『妳可否原諒我,跟我一起嗎?』,我沒有考慮就答應他了。
      起初,他真的對我很好,每天也過的很開心,因為我怕媽媽擔心,所以,跟表哥交往的事沒有告訴她。但是日子久了,我覺得我認識他的一切一切很少。
      有天,我問他可否到他家坐坐,而且,他回來這麼久,我也沒有探望姨母姨丈,但是他是這次回港只得他一人,姨母姨丈並沒有跟隨他回來。記得,那時只有他找我,他並沒有給我住所電話號碼或手提電話,所以我提問他,他說因為要工作,不是時常在家中,所以家中並沒有申請電話號碼。但是…奇怪他手提電話也沒有。妳跟他有沒有這樣的問題出現呢?」
      「……是。」
      點解?點解?我的命運真的要跟子瑩有相同的遭遇?!
      子瑩︰「是?!真的嗎?」
      「是真的。」
      子瑩︰「我跟他還有其它問題。每次什麼時節,他突然失蹤了,沒有他的居住地址,也沒有電話號碼可以找到他,想找他也不能了,只懂得呆坐,直到他聯絡我。我曾經多次跟他討論這個問題,每次都只有爭吵一場,但是嘈吵後也不能找出我心中的答案。他開始疏離我,我很不開心,時常待在房中發呆,心裡很亂很亂,腦內一片空白想不到解決的事情,時常不想吃食物,媽媽曾經問我發生了什麼事,但…我不想再使她傷心,所以只是跟她說不舒服。我無法再忍受給他這樣對待我,我決定向他提出分手。仍記得當日跟他說分手時的情景,他的樣子平靜而冷淡,說完了『分手』兩個字後,他沒有說半句話轉身便走了,看著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我眼前,他真的沒有回過頭來看我一眼,我那時真的很傻,還以為他會回頭跟我說句『對不起』,可惜…。就是這樣,我想盡辦法叫妳不要接近他,但是我所說的一切妳沒有聽進耳內。算吧!我希望他這次是認真的,更希望他能永遠對妳真心一片。
      所有事情我已經講給妳知了,相信或是不相信也好,妳永遠也是我的好朋友,有什麼事,我也會支持妳的。
      時間不早了,大家回家吧?!」
      「嗯。」
      究竟…究竟是誰的答案是對的?一個是相識多年的好朋友,雖然相識多年,但是…但是她也隱瞞我他跟文馥過往的事。
      文馥是我的男朋友,可惜他做的事跟子瑩所說的有些很相似。我…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
      嘉嘉、美芬︰「縕鈴!」
      「嘉嘉,美芬。」
      美芬︰「縕鈴,妳有事嗎?」
      嘉嘉︰「是不是…」
      美芬︰「是不是?嘉嘉,妳知道縕鈴什麼事嗎?為什麼不告訴我?」
      嘉嘉︰「我並不知道縕鈴發生什麼事,只是猜測吧!」
      「我只是仍在想著子瑩文馥的事情。」
      美芬︰「發生了什麼事?妳…真的跟文馥分開了?」
      嘉嘉︰「美芬,不要亂說。」
      美芬︰「我不是想亂說,縕鈴沒有說,我…胡亂猜猜…我…」
      「妳們不要吵不用猜了,我簡單的說給妳們知道。」
      嘉嘉︰「我們小休的時間很少,下課後找間店子坐下來再談吧?!」
      美芬︰「也好。」
      嘉嘉︰「縕鈴,怎樣?這個提意你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我們下課後再說吧!!」

      美芬︰「嘉嘉,為何會選擇這裡的?」
      嘉嘉︰「大家下課後肚子也餓了,而且想找一間店子可以坐數小時的,就只有麥當奴這裡。妳想到公園坐嗎?現在天氣這麼炎熱,蚊子多。我不想汗流如水的身子坐著傾談,而且我血液也剛剛夠用,不想餵養那些餓蚊子。」
      美芬︰「算吧!這裡總比公園的蚊子還是好一點。」
      嘉嘉︰「不要再要求了。」
      美芬︰「…」
      「嘻!」美芬︰「縕鈴,妳終於開口笑了,很久沒有看過妳這樣的笑
      容,我和嘉嘉時常為妳而擔憂,但是早前大家也很忙,所以沒有時間問及妳的事,對不起!!」
      沒有說錯,真的很忙…這些日子,我忙的是感情問題…為何偏偏發生在我身上。
      嘉嘉︰「縕鈴,縕鈴。」
      「什麼?」
      嘉嘉︰「妳不要投入自己的腦袋內可以嗎?」
      「對不起,我只是想了很多很多問題…好煩惱。」
      嘉嘉︰「我和美芬知道妳一個人解決問題好辛苦,現在我們看看能不能幫個忙。」
      「麻煩妳和美芬時常為我擔憂,對不起。我用萬分謝意給妳們,將來妳和美芬有煩惱,如果用得我時我會盡力的幫助妳們的。」
      嘉嘉︰「不要這樣客氣,我們是朋友,不是,應該是更要好的好朋友,一世到永遠的。」
      美芬︰「沒有錯,我們的好朋友關係一世到永遠。」
      在我最煩惱的時候,她們給我的支持是最寶貴的。在我的一生人中,她們永遠都是我的好朋友。
      「昨晚,我找過子瑩。」
      美芬︰「找她?找她做什麼?」
      嘉嘉︰「終於要面對所有事情。談的結果如何?」
      「我和她在平靜的氣氛下傾談,雖然我早已經知道所有事情,但是…」
      美芬︰「但是什麼?」
      嘉嘉︰「美芬,妳可不可以靜靜的坐著不說話?待縕鈴將所有事情說出來後才說話,好嗎?」
      美芬︰「什麼?!什麼?!因為我關心縕鈴,緊張她是應該的。除非…妳不關心縕鈴吧!!」
      嘉嘉︰「胡說八道。我也是關心她的,但是,縕鈴不是給我們說著一切的事情嗎?妳時常打斷她的話,那麼我們待到天黑了也說不到一半的事情。」
      她們倆個再次這樣嘈吵著。
      「不要吵了,我知道妳們喜歡吵嚷這個玩意,但是如果妳們繼續吵下去,我真的不知道何時才可以將話說完的。」
      嘉嘉︰「對不起。」
      美芬︰「對不起,我不多言。縕鈴,請妳繼續說下去吧!」

      「還未跟子瑩傾談這件事前,我已經跟文馥傾談了。他們給我的答案雖然有相同之處,但是…有點事情仍然有點不相同的。」
      嘉嘉︰「聽妳這些話,這次的事情有點複雜。」
      美芬︰「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兩面也是情,妳該如何抉擇?」
      我當然知道難以抉擇…
      嘉嘉︰「縕鈴就是難以抉擇,如果她想到了,也不用這麼煩惱。」
      美芬︰「…」
      嘉嘉︰「我不是想吵,妳不要再給縕鈴加添一點壓力好嗎?!」
      美芬︰「知道了。」
      「嘉嘉,不要這樣對待美芬,她也是出於好意的。」
      美芬︰「縕鈴,對不起。」
      「美芬,我們是老朋友,不用這樣客氣。」
      嘉嘉︰「縕鈴,這次妳只是單獨分別跟他們各人傾談,所以得知的答案有點不同,如果三個人一同傾談,找出所有答案就容易了。」
      真的可以嗎?!
      嘉嘉、美芬︰「……」
      「我…或許試試看。」
      嘉嘉、美芬︰「我們等待妳的好消息。」
      「謝謝,謝謝妳們的意見、支持!」

      我該怎樣相約子瑩各文馥一同三人傾談大家的事情呢?跟子瑩相約後才相約文馥?還是跟文馥相約後才相約子瑩才是好呢?在那裡傾談?傾談那日,又是怎樣開口說什麼?很多很多的煩惱…

      子瑩︰「縕鈴,妳找我有什麼事?」
      「子瑩,我…」
      子瑩︰「不用客氣的,妳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的幫助?」
      「對不起,我想這次再次要麻煩妳了。」
      子瑩︰「有什麼麻煩的事?」
      「只是那天晚上,妳說的事情跟文馥說的事情有點不同,這個星期我不斷的想著想著,想了很多,但是怎樣想也找不出答案。妳可否跟我和文馥三個人一同再次傾談那些我解不開的事情?」
      子瑩︰「這個…」
      「求求妳,這些問題使我很煩惱,怎樣想也找不到問題的要點。」
      子瑩︰「但是我…,對不起,我不想跟文馥相見。」
      「求求妳,只有這一次,最後一次的見面,我真的想將所有事情解決的。」
      子瑩︰「那…」
      「我已經想不到其它比較好的解決辦法…我的…我的頭很痛…」
      子瑩︰「縕鈴,妳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頭痛起來的?妳的樣子很辛苦,我帶妳到校內醫療室。」
      「不,不用了,休息一會就可以了。」
      子瑩︰「為什麼會突然頭痛起來的?」
      「我想應該是這幾天想著那些事情,所以…」
      子瑩︰「那麼…我答應妳的要求,請妳好好的休息,不要再想這麼多了,知道了嗎?」
      「知道了。」
      子瑩︰「妳…有沒有跟文馥說三人一起傾談那些事情嗎?」
      「還沒有,所以什麼時候傾談,也要遲些才知道。」
      子瑩︰「這個我沒有問題,只要妳不要想這麼多,好好的休息就可以了。」

      文馥︰「縕鈴,剛的電影真的很好看,雖然是恐怖片,但看完也不覺得怎樣恐怖的,是嗎?」
      「……」
      文馥︰「縕鈴?縕鈴?」
      「什麼事?」
      文馥︰「妳剛才做什麼了?心不在言。」
      「對不起,我在想著一些事情。」
      文馥︰「想著什麼事情,我跟妳說的話妳也聽不到?」
      「文馥,我想…」
      文馥︰「妳想什麼?」
      「其實…我想找一個晚上,你、我和子瑩三個人一起傾談。」
      文馥︰「還要傾談?那次我不是已經將所有事情跟妳完全的說過了嗎?還要傾談什麼呢?是不是…有其他人說我的不是?妳不要相信其他人的話,我說過我已經沒有事情隱瞞妳了。」
      「不是,沒有其他人跟我說你的不是,只是…那次妳告訴我的,跟子瑩告訴我的有些是不同的,所以我想找一個晚上,你、我和子瑩三人再次傾談這事。」
      文馥︰「這……」
      「你不用擔心子瑩不答應的,我已經問過她了,她答應我的要求。」
      文馥︰「是嗎?妳已經問過她了?什麼時候問的?」
      「對不起,我沒有告訴妳便獨自找子瑩。」
      文馥︰「我沒有責怪妳,只是問問吧!」
      「傾談的事…你能到嗎?」
      文馥︰「真的要三個人見面才可以傾談?……電話裡不可以傾談嗎?」
      「怎可以呢?我跟子瑩的住宅電話沒有「三人會議」這個功能,你…你過說你的家沒有住宅電話,所以三個人一定要見面才可以傾談。」
      文馥︰「是…對不起。妳定了那日傾談?」
      「這個…後天才告訴你。」
      文馥︰「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吧!」

      子瑩︰「縕鈴,妳好。對不起,這麼晚還打電話給妳。」
      「不用客氣,我還沒有睡。」
      子瑩︰「縕鈴,妳定了那天傾談嗎?」
      「對不起,我還沒有決定那天。」
      子瑩︰「明天晚上可以嗎?」
      「不好意思,明天不能,後天我再致電講給妳知決定那天傾談,好嗎?」
      子瑩︰「這個我沒有問題。妳是不是不舒服,聽妳的聲音有點倦意。」
      「或許吧!」
      子瑩︰「妳跟文馥提及過嗎?明天妳因為跟他約會,所以不能出來傾談?」
      「不是,明天我的家有事情要我去辦,所以才不能出來傾談。文馥我已經問過他了,他也沒有問題。」
      子瑩︰「明天有什麼事要辦,我能幫到妳嗎?」
      「子瑩,不用了,我跟媽媽去辦就可以了,謝謝妳。」
      子瑩︰「如果需要我的幫忙,我隨時可以幫助到妳的。」
      「謝謝妳。」

      「子瑩,早安!」
      子瑩︰「縕鈴,早安!」
      「子瑩,決定日子的事,今天小休時在這裡傾談,可以嗎?」
      子瑩︰「沒有問題,小休再見!」

      「子瑩,今天是星期三嗎?」
      子瑩︰「今天是星期三,有什麼事情嗎?」
      「下一個星期二晚上,我們到往年慶祝中秋的地方傾談,好嗎?」
      子瑩︰「明白,石澳海灘。那個地方,以及那天就是妳初次認識文馥的。」
      「……」
      子瑩︰「為何會選擇那裡呢?」
      「只是覺得那個地方很清靜,那裡很適合我們傾談的地方。」
      子瑩︰「時間是?」
      「時間我會星期一晚再打電話告訴妳。」
      子瑩︰「妳告訴文馥了嗎?」
      「還沒有,今天晚上他會致電給我。」
      子瑩︰「小休的鐘聲響起了,我們回課室上課吧!」
      今天什麼也想不到,心情很清靜,感覺到全身好累好累,好想休息。 做什麼事也是懶洋洋,腦袋空白而麻木似的。神經系統好像給我一個警告『妳的神經系統出了問題,喜、怒、哀、樂完全失靈了』,整個人不懂得開啟這些神經系統。
      「du…du…du…du…..」
      應該是文馥吧!
      「du…du…du…du…」
      「你好。」
      文馥︰「縕鈴,為何這麼久才接聽電話的?!」
      「對不起,我剛才不在電話側旁,所以不能即時接聽電話。」
      文馥︰「原來如此。決定日子了嗎?」
      「決定了,下一個星期二晚上,地點就是我們初次相識的地方,你…還記得我們初次相識的地方嗎?」
      文馥︰「我還記得,那就是石澳海灘。為何會選擇那個地方的?」
      「沒有特別意思,只因為那裡平日很清靜,我覺得那裡是傾談的好地方。有問題嗎?」
      文馥︰「沒有,沒有。那麼時間?」
      「時間我還沒有決定,下個星期一晚再講給你知道。」
      文馥︰「明白。」
      「很晚了,我想是時候休息了。下個星期一再說吧!」
      文馥︰「好吧!晚安。」
      「晚安。」

      嘉嘉、美芬︰「縕鈴,早安!」
      「嘉嘉、美芬,早安!」
      嘉嘉︰「縕鈴,妳的精神很差,是不是不舒服?」
      「或許晚上睡的不大好,所以樣子看來有點倦容吧!」
      美芬︰「用不用往校內醫療室休息一下?」
      「不用了。時間不早了,上課的鐘聲快要響了,我們回課室上課吧!」
      嘉嘉、美芬︰「如果真的不舒服,到醫療室休息,知道嗎?」
      「知道了。」

      「du…du…du…du…」
      「你好。」
      文馥︰「縕鈴,你好。決定明天晚上的時間嗎?」
      「文馥,決定了。明天晚上八時在石澳海灘燒烤位置等待。」
      文馥︰「明白了。」
      「對不起,我還要通知子瑩時間,所以我要掛線了,有什麼話明天晚上見面再說吧!」
      文馥︰「好吧,明天晚上見!」
      為何我像是想避開文馥?不想跟他談話…
      「子瑩。」
      子瑩︰「縕鈴,怎樣?決定時間了?」
      「是,明天晚上八時正石澳海灘燒烤位置等待。」
      子瑩︰「明白。」
      「我很累,我想早點休息,有什麼話留待明天晚上再說吧!」
      子瑩︰「好吧,晚安!」
      「晚安。」
      為何…我對子瑩的感覺也是如此的?

      子瑩︰「縕鈴,妳那麼早已經到了。」
      「是,我早了一點到達。」
      子瑩︰「文馥還未到來?」
      「還沒有。」
      文馥︰「縕鈴。…子瑩,妳好。」
      子瑩︰「你好。」
      「三個人已經到了,我想你們倆個還是想想決定由誰來講給我知道所有事情。」
      子瑩︰「我…」
      文馥︰「所有事情我來說吧!還是我清楚的。」
      子瑩︰「難道有點事情我是不知道的?」
      文馥︰「縕鈴,其實子瑩跟妳說的一切全都是事實。我這次回來,所做的一切,只是想使子瑩不再愛我,但是…
      我猜不到她會如此的憎恨我。但這些我也不再介意,因為,使她不再愛我這已經成功了。認識妳也是我計劃之內…我從來不肯留下任何聯絡到我的方法,亦是因為這個原因。但…」
      子瑩︰「縕鈴,縕鈴,妳怎麼了?」
      文馥︰「縕鈴?發生什麼事,為何她突然暈倒的?」
      子瑩︰「你在這個時候還問這些問題,快點報案求助吧!」
      文馥︰「對不起。」
      子瑩︰「縕鈴…縕鈴…」

      縕鈴媽媽︰「縕鈴,縕鈴。」
      縕鈴爸爸︰「媽媽,不要叫的這麼大聲,這裡是醫院。」
      縕鈴媽媽︰「縕鈴她在那裡?我要見她,我要見她。」
      子瑩︰「Aunt,縕鈴仍在急症室,她還未出過來。」
      縕鈴媽媽︰「縕鈴,對不起,我不應該讓妳出外,對不起…妳不要有生命危險…縕鈴…」
      縕鈴爸爸︰「媽媽,縕鈴很乖巧的,她不會就這樣離開我們…她會捨不得的。」
      縕鈴鎷媽︰「縕鈴…對不起,妳千萬不要有事…縕鈴…」
      子瑩︰「uncle…究竟…縕鈴她有什麼病,會有性命危險的?」
      縕鈴爸爸︰「近這幾個月,縕鈴時常頭痛,有的時候,辛苦的流著淚,我與她媽媽看見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所以,上個星期二Aunt陪她入院照腦部素描,報告是今天早上就會知道。」
      子瑩︰「那…那麼她的報告出來是什麼?她患了什麼疾病?」
      縕鈴媽媽︰「醫生,醫生,我的女兒怎麼了?」
      醫生︰「太太,妳是…」
      縕鈴爸爸︰「醫生,對不起,我們是急症室內那個女孩的父母。」
      醫生︰「你是孔縕鈴的父親?她…是孔縕鈴的母親?」
      縕鈴爸爸︰「是,是,醫生,我的女兒病情如何?」
      醫生︰「病人的病情惡化,她…現在陷入昏迷狀態。這種病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甦醒的。我想…你們用耐心的等待吧!」
      縕鈴媽媽︰「縕鈴…縕鈴…對不起,媽媽不應該讓妳再出外,縕鈴,妳不要有事。」
      縕鈴爸爸︰「媽媽,不要這樣,我們的女兒很健康的,她很便會跟我們回家。」
      醫生︰「你們待護士帶病人入病房時再看看她吧!還有,替病人辦理入院手續。失陪了。」
      縕鈴爸爸︰「醫生,麻煩了。」
      子瑩︰「Uncle,你替縕鈴辦理入院手續,我陪伴Aunt入病房看看縕鈴,放心,我會照顧Aunt的。」
      縕鈴爸爸︰「對不起,要麻煩了。」
      子瑩︰「不用客氣。Uncle,究竟…縕鈴得的是什麼病?
      縕鈴爸爸︰「她…的報告上面寫著〈腦癌〉。」
      子瑩︰「…Aunt,我陪妳去看看縕鈴。」
      縕鈴媽媽︰「縕鈴…縕鈴…妳不會有事的。」

      嘉嘉、美芬︰「子瑩。」
      子瑩︰「嘉嘉、美芬。」
      嘉嘉︰「子瑩,縕鈴為何會入了醫院的?」
      美芬︰「縕鈴她發生了什麼事?」
      子瑩︰「本來我、縕鈴和文馥相約傾談,文馥講了不久,縕鈴突然暈倒,我害怕她會有事,所以要求文馥打電話報案求助。直至上救護車的時候,原來文馥已經不見了,但是我很擔心縕鈴,所以沒有理會他的去向。」
      嘉嘉︰「明白。那麼她的病情如何?她有沒有意外?」
      子瑩︰「醫生在急症室替她檢查完,他說縕鈴現在昏迷了,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甦醒的。」
      美芬︰「縕鈴不會有事的,她現在在那間病房?」
      子瑩︰「她在前面那間病房。」
      嘉嘉︰「究竟她患了什麼病,嚴重的昏迷了?」
      子瑩︰「我問過她的爸爸,原來縕鈴在這幾個月不停的頭痛,有的時候還辛苦的流下眼淚,Uncle他們看見她這樣,上個星期便帶她到醫院做腦部素描,報告今朝出了,證實…縕鈴患了〈腦癌〉,她…她這麼好,為何會得上這樣的病,上天真的很不公平…我…我不想她…」
      美芬︰「不要這樣,縕鈴一定會好起來的。」
      嘉嘉︰「是,縕鈴不會有事的。」

      子瑩︰「Aunt,縕鈴今日的病情如何?」
      縕鈴媽媽︰「子瑩,麻煩妳每天也來看看縕鈴。她的病情仍是這樣,心跳機的跳動很平靜。」
      子瑩︰「如果那天她告訴我她的病情,我想…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縕鈴媽媽︰「子瑩,那天?我記得那天看完報告,子瑩就鎖在房間一步也沒有出過來,我叫她,她說不想吃東西。直到約七時,她終於由房間出來,但是她還沒有替換衣服。她說要出外,我只是喚她早點回來,如果那天我…我阻止她出外,那…那…」
      子瑩︰「不要這樣,我相信縕鈴會早日醒來的。」
      縕鈴媽媽︰「是,她是堅強的女孩,一定會康服的。妳看看她,嘗試跟她多講話,可能她聽到妳的聲音會突然起來的。我替她執拾一下手提袋。」
      子瑩︰「明白了,我會多些跟她講話。」
      縕鈴媽媽︰「謝謝妳。」
      子瑩︰「縕鈴,這幾天妳怎麼樣?對不起,那天晚上我不應該讓妳暈倒過去的,那個文馥,他那天晚上打完那個電話報警求助後,突然失蹤了,在妳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就不理會妳選擇走了。妳聽到我的聲音我的話嗎?如果妳聽到了,我懇求妳,妳起來好嗎?求求妳…」
      縕鈴媽媽︰「子瑩,子瑩。」
      子瑩︰「Aunt,什麼事?是不是縕鈴的手郁動著?」
      縕鈴媽媽︰「不是,我從縕鈴的手提袋找到這幾封信。」
      子瑩︰「幾封信?是什麼信來的?」
      縕鈴媽媽︰「一封寫著《給爸爸、媽媽的信》,這封是給妳的,信封上寫著《給子瑩的信》,這封…文馥,這封是寫著《給文馥的信》,文馥是誰?還有一封,寫著《給嘉嘉、美芬的信》。子瑩,妳看看她寫什麼給妳。我也要看看。」
      爸爸、媽媽︰
      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女兒要說聲「對不起」!
      我要走了,你們一直愛護、保護女兒成長,但是,這次算是女兒不孝,往後日子不能陪伴、照顧,以及報答你們。我走了後,請你們不要傷心,我不想在另一個世界看到你們的淚水流過,雖然我的心已死死,但是心靈仍然存在,我會在遠處祝福您們。
      若果這個世界真的有來生,我希望能夠再次做你們的女兒,報答這世和來生的養育之恩!
      最後,我懇求你們,可否將其它的信件交給致信的人嗎?
      永別!
      女兒
      縕鈴

      子瑩︰
      很開心認識到妳,自小開始,妳便像守護神的保護我,不會讓別人欺負我。妳還記得小學五年級嗎?我們有一次入便利店買小食,但是,那是我沒有零用錢的,而妳便從自己的衣袋掏出身上數十元的一星期零用錢,還跟我說了句『我們是好姊妹,甘苦與共』。就是這句『甘苦與共』使我認定妳為我一生一世好姊妹,但…我要說句「對不起」,我不能承許諾言『甘苦與共』,我要走了,這次走的比以往很遠很遠,請妳不要傷心,因為這次是我從快樂的隧道而走的,在路上,行一步便給妳一句祝福,在心靈上妳永遠是我的好姊妹。
      祝福您
      好姊妹縕鈴

      縕鈴媽媽︰「妳這個傻孩子,妳不要這樣…我不要妳的任何祝福,我只想妳早日康服,妳聽到了嗎?」
      子瑩︰「Aunt,不要這樣,縕鈴一定會好起來的。」
      縕鈴媽媽︰「子瑩,妳可否替我做些事情嗎?」
      子瑩︰「Aunt,不用客氣,我幫助得到的一定會幫助。」
      縕鈴媽媽︰「妳可否替我將這另外兩封信交給致信者?」
      子瑩︰「妳放心,我一定會交到他們手上的。」

      嘉嘉、美芬︰「這封信…是縕鈴給妳們的。」
      美芬︰「嘉嘉,打開看看。」

      嘉嘉、美芬︰
      對不起,這次的離開很突然,四美走過的日子真的很開心,但是…我想這情景已經不再了。
      但妳們放心,在心靈裡我會永遠記著那開心的日子。
      在我開心和不開心的時間裡,衷心衷心的感謝妳們與我分享和擔憂,我…不能在這世上跟以
      往那樣一起關心慰問對方了,我會在另一段旅程裡為妳們祈福的。

      縕鈴

      嘉嘉︰「不會的,縕鈴,妳不會有事的,我不要妳離開…」
      美芬︰「嘉嘉,不要這樣,縕鈴一定不會有事的。」
      嘉嘉︰「子瑩,文馥…他有沒有看看縕鈴?」
      子瑩︰「沒有,他自那天後已經沒有出現。我會想一想…希望能想到一個辦法,可以找到他吧!」
      嘉嘉︰「希望。」

      子瑩︰「姨母…我是子瑩,我想問…」
      姨母︰「子瑩,是妳,真的是妳嗎?很久沒有聽到妳的聲音了,還有一個人,他也很久沒有聽到妳的聲音了,我想他一定一定很想聽到妳的聲音。」
      子瑩︰「姨母…是誰那麼想聽到我的聲音?」
      姨母︰「這個妳來加拿大便知道一切了。」
      子瑩︰「姨母,對不起,飛機遲了。」
      姨母︰「不要緊,人到就可以了。來,我帶去看一個人。」
      子瑩︰「那個人是…?」
      姨母︰「到達妳便知道了。」
      子瑩︰「明白。」
      姨母︰「文馥,你看看是誰來探望你。」
      子瑩︰「文馥?你…」
      姨母︰「子瑩,妳記不起嗎?四年前文馥因為一次意外,所以他昏迷了,起初我還以為他會就此一睡不起,所以…所以我通知妹妹她,說文馥意外去了…」
      子瑩︰「媽媽沒有告訴我任何事,我誤以為文馥變心了,所以…但是…他真的沒有甦醒過了嗎?」
      姨母︰「沒有。四年時間裡他沒有任何起色。但是很奇怪,他甦醒前那一刻,口中不斷叫著一個人的名字,那名字就是…縕鈴,當他開著眼睛不是很開心,他還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還問『我在那裡?為何我會在這裡?』這兩句話,我解釋給他知道,就安靜下來了。他的身體康服得很快,像是有種…有種力量推動他盡快康服。」
      子瑩︰「原來是這樣。姨母,我想跟文馥傾談一些事情,妳可否出外一會?」
      姨母︰「沒有問題,姨母會家片刻,妳多點陪伴文馥。」
      子瑩︰「謝謝妳。」
      姨母︰「不要客氣。文馥,媽媽回家片刻,你好好的跟子瑩傾談,再會我會回來的。」
      子瑩︰「文馥。」
      文馥︰「縕鈴…她怎樣?」
      子瑩︰「她跟你以前那樣,昏迷了。但是…她的病情或許有點嚴重,原來…」
      文馥︰「原來什麼?究竟她得了什麼病?」
      子瑩︰「原來她患了腦癌。」
      文馥︰「怎會這樣的?不會是真的,不會的。」
      子瑩︰「這封信,是縕鈴未昏迷前寫給你的。」
      文馥︰「給我的?」

      文馥︰
      你曾經給我的快樂我會記著。但是,由認識你直至我倆能夠成為一對的時候,你給我的感覺,你很神秘,永遠都找不到漏洞觸摸你的去向一切。
      是我不好?還是你的心已經另有人選?怎樣也好,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或許你是我的初戀吧!!
      時間過的很快,這次我突然的離別,請你原諒我吧!對不起,我們…有緣相識,無緣做對好情侶,如果我能興幸做你其中一位最愛,這次的離別,請不要傷心為我難過,往後的日子希望你找到比我更好的伴侶,要一句的,知道嗎?
      祝福您
      曾愛
      縕鈴

      文馥︰「我要回香港看看她。」
      子瑩︰「待你的身體完全康服才回香港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文馥︰「放心,我待身體完全康服。」
      姨母︰「子瑩,子瑩,香港那兒有位叫嘉嘉的找妳。她叫妳盡快打電話回香港找她。」
      子瑩︰「姨母,我知道了,我現在打電話回香港找她。」
      文馥︰「子瑩…」
      子瑩︰「不用擔心,縕鈴不會有事的。」
      文馥︰「是…不會有事的。」
      子瑩︰「嘉嘉,有什麼事急著找我?」
      嘉嘉︰「子瑩….子瑩…縕鈴她…她走了。」
      子瑩︰「………」
      嘉嘉︰「子瑩?子瑩?」
      子瑩︰「我聽到了。那麼…她一切的身後事…我會趕得到回來的。」
      嘉嘉︰「知道,等妳回來。」
      子瑩︰「文馥…」
      文馥︰「怎樣?是不是縕鈴她…」
      子瑩︰「對不起…」

      「就是這樣,我跟他分手了…謝謝你,謝謝你聽我這個故事!我要找另一個人再次說這個故事了。」
      「妳…是人還是…?」
      「妳應為呢?」
      「去了那裡?她呢?……」

      ~完~

Viewing 0 reply threads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reply to this topic.

©2020 HKWBBS - 香港人的討論區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